? 第536章 第一条件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536章 第一条件

第536章 第一条件2017-11-13 11:41:2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一艘千石左右的货船远远停泊在海面上,这便是渊盖苏文的座船,也是一艘很普通的跨海货船,新罗有很多这样的货船驶往江都。

????在货船的周围,围绕着二十几艘隋军巡哨船,不准他们前往海湾码头,渊盖苏文负手站在大船船头,远远眺望军港,自从隋军渡海袭击了卑奢城和辽东,他父亲渊太祚就对青州军的战船规模极为重视。

????整个高句丽朝野都已把张铉视为高句丽的头号大敌,渊盖苏文也不例外,他同样关注青州军的战船,他认为张铉夺取卑奢城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从水路攻打平壤,重演当年来护儿率水师大军入侵平壤一幕。

????渊盖苏文凝视良久,可惜他的船只距离军港稍远,看不清港湾内的情形,隐隐只看见密密麻麻的桅杆,俨如一座桅杆森林,令他暗暗心惊,如果从桅杆的规模来看,张铉至少已拥有数百艘海船。

????原以为隋朝水军解散,高句丽就去了一大隐患,没想到这么快高句丽面临的威胁又重新出现。

????这时,一艘快船驶来,船上隋军校尉大喊道:“上面有令,这里不准停船,去黄河港口停泊上岸。”

????“我们从巨洋河口进去不行吗?”

????“不行,立刻离开!”

????渊盖苏文止住船夫的求情,上前拱手道:“在下是高句丽使者,请问你们大帅可在北海郡?”

????“大帅就在北海郡,你可去益都县找他。”

????“多谢了!”

????渊盖苏文一摆手,“去黄河渡口!”

????船只拉起船帆,向西面数百里外的黄河入海口驶去。

????........

????两天后,渊盖苏文乘坐的马车驶入了益都县,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,而且他知道北海郡是张铉的老巢,通过观察北海郡便可看出张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????码头上,他看见了数不清的货船和渔船,看见了热闹繁华的码头小镇。看见了整齐干净的码头,一路南下,到处是一片生机勃勃,没有大片荒地。几乎所有的农田都种满了庄稼,到处可见养殖的羊群和牛群,在济水河畔,他还亲眼看见了传说中河畔牧场。

????而益都县的繁华更是让他惊讶,大街两边都是新修的店铺。店铺里堆满了各种货物,行人摩肩接踵,几乎每个人都红光满脸,衣着干净整洁,大多以细麻为主,丝绸并不多见,看得出,这里的民风崇尚简朴,但每个男子都配剑,腰停得笔直。个个步履匆匆。

????这让渊盖苏文心中愈加警惕,在张铉治下,北海郡竟变得如此富庶而井然有序,民风尚武,这个敌人太可怕了,一旦被他得了河北,青州河北辽东就会连为一片,将成为高句丽最大的威胁。

????渊盖苏文暗暗下定决定,无论如何他要提醒父亲,绝不能让张铉坐大。

????不多时。他的马车在郡衙台阶上缓缓停下,郡衙占地约二十亩,它只是名义上的郡衙,实际上已成为张铉的军衙。真正的郡衙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。

????随从打开车门,渊盖苏文从马车里走出,对一名上前询问的当值军官拱拱手道:“请替我禀报张大帅,高句丽使者渊盖苏文求见!”

????军官飞奔进去,不多时,房玄龄快步走了出来。抱拳行礼道:“在下房玄龄,欢迎渊将军到来!”

????“原来是房军师,久仰了,不知张大帅可在?”

????“大帅在内堂等候,请随我来!”

????房玄龄很客气地带着渊盖苏文向内堂走去,渊盖苏文心中略有紧张,他曾经在战场上见过张铉一次,那时张铉还是一个小小的武勇郎将,但现在已经是大隋的一方诸侯了。

????当然,渊盖苏文自己也从一个少年公子变成了高句丽的平壤将军,军方第四号人物,排在他父亲渊太祚大对卢权桓以及大将军乙支文德之后。

????渊盖苏文跟随房玄龄快步走到内堂,只见张铉笑眯眯地站在台阶前望着自己,就仿佛早就知道自己到来一般,这种笑容使他想到了一个汉人的词语:‘笑里藏刀’。

????渊盖苏文不敢怠慢,连忙上前躬身行礼,“参见招讨使将军!”

????尽管渊盖苏文是高句丽第一权臣的长子,地位堪比王子,而张铉不过是地方一个诸侯大将,要比渊盖苏文低一级,但这次是他有求于张铉,所以他尽量用一种屈辱的姿态来拜见。

????张铉点了点头,“渊公子不必多礼,请进内堂一叙。”

????张铉将他请进内堂,两人分宾主落座,房玄龄则陪坐一旁,几名亲兵给他们上了茶。

????渊盖苏文这次是来和张铉谈判,一是张铉手中高句丽战俘,一般士兵倒也罢了,主要是几名重要将领,比如卑奢城主将剑武岐,他原来是辽东都督,军方地位很高,再有就是宁寿德,那是父亲极为倚重的心腹幕僚。

????但除了几个重要人物外,最关键就是卑奢城,一旦张铉占领了卑奢城,辽东半岛就被他控制住了,而且卑奢城是平壤的海路大门,对平壤至关重要,渊盖苏文也打算通过谈判要回来。

????如果谈判失败,那他们只能用武力夺回,无论如何,卑奢城绝不能落在隋军手中。

????但张铉却一点不提谈判之事,笑眯眯问道:“令尊身体可好?”

????“多谢将军关心,我父亲身体尚好。”

????“我还记得当初在辽东的一战,当时我们是对手,不过那是我军职不高,手中只有一千士兵,那一战打很惨烈,我们侥幸获胜,但你们最后也没有输。”

????渊盖苏文明白张铉最后一句话的意思,是指隋军最后全军撤退,什么也没有得到,高句丽虽然被迫投降,但实际损失也并不大,至少平壤没有被攻破,他们现在还能坐在这里谈判。

????“那场战争结束后,我们也深刻反省,再不想和大隋作战,只想好好修养生息,却没有想到林欲静而风不止,将军居然率军占领了卑奢城,这种事情让我们很意外,也很痛心,大隋不该......”

????不等渊盖苏文说完,张铉便冷冷道:“我觉得渊公子是走错地方了,应该是江都和朝廷谈判才对,怎么来找我张某人,浪费了大家的精力,渊公子请吧!”

????张铉一摆手,就要送客了,吓得渊盖苏文脸色大变,房玄龄连忙劝道:“大帅,渊将军远来不易,应该让他把话说完,这才是我们的待客之道,大帅再给渊将军一个机会。”

????张铉轻轻哼了一声,“我还有事,就烦请军师替我待客吧!”

????说完,他不理会渊盖苏文,起身便扬长而去。

????渊盖苏文脸一阵红一阵白,他终于领教到了张铉的厉害,在利益面前张铉眼睛揉不得半点砂子。

????半晌他才歉然对房玄龄道:“招讨使将军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。”

????房玄龄淡淡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以后渊将军和我家大帅说话最好现实一点,既然有求于人,态度首先要端正,比如不要拿大帽子压人,比如不要背后放冷箭等等,说不该说的话,做不该做的事,那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”

????渊盖苏文暗暗心惊,他感觉房玄龄话中有话,所谓不该说的话他能理解,那么不该做的事呢?难道是指江都......

????尽管渊盖苏文心惊胆战,但他已经没有了选择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我这次前来是希望招讨使将军能从卑奢城撤军,另外请再把剑将军和宁先生交还,我们愿意出钱赎回他们。”

????“剑将军是在我们手上,不过宁寿德已经被天子使臣带去江都了,我很抱歉!”

????“什么!”渊盖苏文腾地站起身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,宁寿德居然被送走了,那可怎么办?自己怎么回去向父亲交代?

????“渊将军,现在是你在求我们!”房玄龄冷冷道。

????好一会儿,渊盖苏文才克制住内心的怒火,慢慢坐了下来,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那能不能把剑将军和卑奢城交还给我们?”

????房玄龄淡淡一笑,“人可以交还,卑奢城也同样可以交给,关键是价格和诚意!”

????“价格是多少?诚意又是什么?”

????“诚意很简单,是先交钱,我们再交货,至于价格,我们有两个条件,但现在我家大帅只告诉了我其中一个。”

????“诚意完全可以办到,请说第一个条件。”渊盖苏文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,他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????房玄龄不慌不忙道:“第一个条件嘛!就是八艘横洋舟,你们必须全部还给青州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