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433章 宽严相济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433章 宽严相济

第433章 宽严相济2017-11-13 11:39:4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天渐渐亮了,战斗也已结束,一队队战俘垂头丧气地被隋军士兵押走,占地千亩的码头大营被烧成了白地,被烧死的贼兵士兵全部深埋处理。

????这场反偷袭战,杜伏威的军队损失极其惨重,五千余人投降被俘,三千余人阵亡,逃走者不足千人,隋军士兵也有数百人伤亡。

????但令人遗憾的是,杜伏威却成功逃脱,去向不明,隋军失去了一个抓住杜伏威的绝好机会。

????“卑职无能,上了杜伏威的当,导致他逃脱,请将军严惩!”

????苏定方单膝跪在张铉面前请罪,他满脸懊恼,他知道众人心中的遗憾,大家都想抓住杜伏威,这个机会却被他得到了,偏偏他的大意导致贼首逃脱,使他心中十分难过。

????张铉拾起旁边的黄金盔甲,微微笑道:“这个杜伏威倒也有急智,在关键时想到了这个金蝉脱壳之计,夜晚光线不好,一般人都会上当,苏将军不必自责。”

????张铉并不想处罚苏定方,一方面在夜晚确实容易被金光闪闪的盔甲吸引,中计很正常,更何况是作战经验不足苏定方,另一方面张铉也不想真的抓住杜伏威,狡兔死,走狗烹,这个教训他已经够深刻了,只是这种心态他却不能说出来。

????亲兵上前扶起苏定方,苏定方满脸羞愧道:“多谢将军宽容,卑职一定会立功赎罪,不会让将军再失望。”

????这时,尉迟恭将被俘贼军大将齐亮带了上来,他低声对张铉道:“此人愿意投降我们。”

????张铉点点头,目光向这名长江悍将望去,只见他三十岁不到,脸庞棱角分明,皮肤黝黑,头上缠着彩带,衣襟撒开,露出一身强壮的古铜色肌肉。气质十分彪悍。

????“你就是齐亮?”

????齐亮腿上中了一箭,目前已经包扎好,他上前单膝跪下,双手高高抱拳道:“齐亮愿为将军效力!”

????张铉连忙扶起他笑道:“齐将军肯弃暗投明。是我张铉之幸也,你腿上有伤,快快请起。”

????齐亮站起身,偷偷打量一眼张铉,见他身姿雄武。举手投足显得稳重大气,隐隐已有一种王者之风,他心中更加敬佩。

????“齐将军怎么想归降隋军?”张铉笑问道。

????“启禀将军,卑职在长江上作匪十余年,早已厌倦**生活,想趁自己还年轻,奋力博个前途,而且跟随杜伏威只能驾驶小船,心中实在憋屈,将军的大船让齐亮不胜向往。”

????众人听他说得坦诚有趣。都不由笑了起来,这个齐亮也是个性情中人。

????张铉笑道:“我正愁没人驾船,齐将军来得正好,这些战船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
????齐亮愣住了,他没想到张铉竟如此恩待自己,刚刚投降就把船队交给自己,他被张铉的信任感动,眼角不由有些湿润,连忙躬身道:“若将军信得过卑职,卑职前去将所有长江哨船都招揽回来投效将军。”

????张铉欣然笑道:“我期待将军归来!”

????齐亮向张铉行一礼便匆匆去了。这时,罗士信走上前望着齐亮背影道:“他如果是假投降,现在放他回去,岂不是放虎归山?”

????“小罗。你在胡说什么!”

????旁边尉迟恭有点不高兴,沉着脸道:“将军连战船都肯交给他,难道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?”

????罗士信这段时间屡被斥责,心中着实也有点恼火,他冷冷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多一点提防难道有问题吗?”

????尉迟恭翻了翻眼睛。没有睬他,这时,张铉笑着拍拍罗士信肩膀道:“如果我是齐亮,我一定会把那些大船骗到手再走,你说是不是?”

????众人一起大笑,罗士信挠挠后脑勺,也忍不住笑道:“倒也是啊!看来是我笨了。”

????张铉随即对其余大将道:“今天中午杀猪宰羊,犒劳三军!”

????众士兵顿时欢呼起来。

????张铉刚返回历阳县城,等候在城门边的房玄龄便迎了上来,笑道:“将军不打算在历阳郡驻军吗?”

????张铉微微笑道:“军师说说看,我为什么要在历阳郡驻军?”

????“这里可出产一个宝贝啊!”房玄龄望着城门处一根生铁大柱子笑道。

????张铉也会心地笑了起来,驻兵历阳郡就等于控制了江淮的生铁,这可是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,在青州一带没有,如果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,岂不是太可惜了?

????“我打算让赵亮率军三千军驻守历阳县,另外再给他五十艘货船。”

????“如果给货船,恐怕得和林士弘打个招呼。”

????张铉摇摇头,“不需要,他如果是聪明人,就不会来招惹我们!”

????这时,不远处的卢庆元给房玄龄使了个眼色,房玄龄会意,将张铉请到一边,低声对他道:“将军如果要长驻历阳郡,我建议还是不要和黄家翻脸,尤其黄家控制江淮的生铁交易,和他搞好关系利大于弊,将军觉得呢?”

????房玄龄知道张铉是打算选择江南士族,所以有和黄家算帐的意图,所以他从利益方面来劝张铉,可以选择江南士族,但也不用和江淮士族翻脸,最好两家通吃。

????张铉瞥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卢庆元,笑道:“这是庆元的意思吗?”

????“庆元也是为了将军好!”

????张铉绝不迂腐,而且很现实,他之前是有选择江南士族的打算,所以才考虑让鼠郎当众指控黄家私通杜伏威,不过房玄龄提醒了他,黄家控制着历阳郡的生铁冶炼贸易,和他搞好关系确实有利可图,而且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。

????想到这,张铉回头嘱咐两名亲兵道:“把那个鼠郎处死,将他的尸体和供状一起送给黄家!”

????“遵令!”两名亲兵匆匆去了。

????房玄龄欣然道:“将军果然是明智之人!”

????张铉回到郡衙,随即又吩咐一名亲兵道:“去把江太守请来,我有事情和他商谈。”

????江太守也就是历阳郡太守江孝伯,昨天被张铉临时关押,在全歼历阳郡的杜伏威军队后,张铉又改变了想法,既然他连黄家都可以放过,也不必在意一个文官太守。

????不多时,太守江孝伯被亲兵带上了大堂,他昨晚心事重重,几乎一夜未睡,显得有些憔悴,但他心中还是对张铉十分不满,站在大堂前望着外面,不理睬张铉。

????江孝伯是名门世家出身,仕途顺利,从未被关押过,虽然张铉又称他太守,明显有和解之意,但想到昨晚受的委屈,他心中依然怒火难消。

????张铉却并不在意他的态度,笑道:“江太守请坐!”

????江孝伯哼了一声,“老夫坐了一夜,现在想站一站!”

????张铉微微一笑,“昨晚发生激战,江太守知道吗?

????昨晚的战事江孝伯倒也听说了一点,但具体详情却不知道,他终于忍不住道:“看样子张将军取胜了。”

????“那当然,如果我败了,就不会坐在这里侃侃而谈。”

????张铉一摆手,“拿上来!”

????江孝伯好奇地向堂下望去,只见一名士兵捧着一副黄金盔甲快步走进大堂,江孝伯顿时脸色大变,他认出这是杜伏威的黄金盔甲,难道杜伏威已经

????张铉慢慢走上前道:“昨晚和杜伏威一场恶战,全歼了杜伏威的一万军队,杜伏威身负重伤而逃,这副盔甲也丢掉了,我只是想告诉江太守,贼军就是贼军,不管他再怎么善待士族,也逃不了灭亡的命运,如果江太守实在不想忠于隋朝,那至少也应该投靠关陇贵族,我觉得那样还靠谱一点。”

????“老夫又几时不忠于隋朝?”

????张铉就在等他这句话,他点点头,“看来是我误会了,以前发什么生事情我不想再追究,我只希望以后江太守有空来江都坐坐。”

????江孝伯明白张铉的意思了,不再追究他从前暗通杜伏威之事,他心中又是惭愧又是感激,半晌,他叹了口气,“将军的好意,江某铭记于心!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