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422章 远方来客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422章 远方来客

第422章 远方来客2017-11-13 11:38:4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铉在全歼苗海潮的军队后,命偏将曹嗣宁率三千军驻扎盱眙县,他则率大军返回了江都。

????张铉剿灭了淮河悍匪苗海潮,恢复了被乱匪截断的通济渠运输,使张铉在江都的声望大涨。

????由于江都是大隋数一数二的商业大城,全城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是靠商业吃饭,交通运输就是他们的命脉,通济渠被截断,五大船行以及数万船工都失去了饭碗,现在张铉全歼苗海潮,恢复通济渠运输,怎么能让江都人不感激张铉。

????一时间,江都城上上都谈论张铉,谈论他的军队以及他给江都带来的繁荣远景。

????这天中午,一名头戴帷帽的年轻女子骑马进了江都城,她身材修长,穿一身稍显宽松的绛红色英雄服,腰挎一柄鲨鱼皮鞘的长剑,由于斗笠上的轻纱遮住了她容颜,看不清她的容貌,但她的白马却很名贵,一看就知道是从西域来的战马,身高体壮,四蹄强健,马尾修长。

????尽管红衣女人看起来非常醒目,不过江都是大隋着名的国际大都市,新罗人扶桑人以及西域胡人等等随处可见,游侠更是比比皆是,这名女子显得并不特殊,并没有引来路人瞩目,只是有人路过她身旁时,会忍不住看一眼她的相貌,想知道轻纱背后的容貌。

????红衣女子显然并不是第一次来江都,她打量江都大街,目光落在了离城门不远的招讨使军衙大门上,一块金边黑底的大牌匾上写着‘江淮招讨使’五个大字,门口站着八名全副武装的士兵。

????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翻身马,牵马向军衙正对面的一家酒肆走去。酒肆叫做‘广陵春’,这是江都一种着名酒名,是一座规模颇大的酒楼。有三层楼,可容纳两百人同时就餐。是江都城有名的酒肆之一。

????红衣女子刚走到大门前,一名酒保便热情地迎上来,“这位大姐来小店歇歇脚吧!小店各种热菜冷盘,应有尽有,小店还可为贵宾提供单独马厩,保证让大姐满意!”

????酒保很有眼光,他知道这种女游侠惹不得,必须要倍加恭敬。而且她的马很好,绝不是一般人能骑得起。

????红衣女子自然就是刚从西域游历归来的张出尘了,他和大师兄张仲坚李靖三人结伴去西域游历,到了疏勒一带,张出尘便不想再西行,而张仲坚和李靖还想再去碎叶和更远的西方,三人便在疏勒分手,张仲坚和李靖继续西行,而张出尘则折道回了中原。

????虽然路上并不太平,但张出尘武艺高强reads();。一路顺利返回了中原。

????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江都,不过她着实有点累了,想坐来吃点东西。休息一会儿。

????她取马袋,把缰绳扔给了酒保,“把我的马牵去单独马厩,好好喂养,我自有赏赐,但若少一根马毛,我就烧了你们的酒肆!”

????酒保吓得心中一颤,心想自己遇到了女响马,动不动就要烧房杀人。

????张出尘上了二楼。找了个靠窗位子坐,她目光一转。正好可以看见大街对面的军衙,她点了几个菜。又要了一壶酒,自斟自饮,目光里却显得颇有心事。

????这几年由于火凤的解散,张出尘和关陇贵族的距离越来越远,还有义父窦庆刻意和她疏远,以及窦家子弟对她的敌视,使她失去了心灵的故乡,她就像一只失去了绳子牵引的纸鸢,在天空无助地飘飞,尽管她做了不少惩恶扬善,劫富济贫之事,但那毕竟不是她想要的归宿,她最终会落到何处,张出尘自己也不知道。

????张出尘端起酒杯,这时,她忽然听见楼梯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林大哥,你给掌柜说,能不能把红烧鲈鱼改成清蒸鲈鱼。”

????“这是”

????张出尘猛地听出了这声音,这不是阿圆吗?

????她快步起身走到楼梯口,低声问道:“楼上是阿圆吗?”

????楼梯口探出一张俏丽的圆脸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眨了眨,正是阿圆,她见这个女子被轻纱遮住面容,问道:“你是——”

????张出尘摘轻纱笑道:“是我!”

????阿圆顿时认出来了,她当初从清河县来京城,多亏得到张出尘的帮助,否则她就惨了,她顿时又惊又喜道:“原来是张姑娘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????“我——”

????张出尘犹豫,笑道:“我到处走走,你自己一人吗?”

????“没有,我陪夫人来这里吃午饭。”

????“原来卢姑娘也在”

????“现在她可不是卢姑娘了,她现在是将军夫人。”

????阿圆笑道:“张姑娘要不要见见我家夫人?”

????“方便吗?”张出尘瞥了一眼旁边一脸警惕的亲兵。

????“应该没关系,姑娘跟我来!”

????阿圆对护卫亲兵道:“这位张姑娘是将军的朋友,不是外人。”

????亲兵听说对方是将军的朋友,又是个年轻女子,他不再阻拦,闪身到一边,张出尘交代酒保几句,便跟随阿圆上了三楼,她们一直走到尽头,尽头一间雅室门口还站着两名亲兵。

????“张姑娘稍候,我去给夫人说一声。”

????张出尘点点头,随手将长剑和马袋放在门口,片刻,阿圆出来笑道:“张姑娘,我家夫人有请!”

????张出尘走进了房间,房间布置很素雅,里面只有一张小桌子,张铉的夫人卢清穿一身白色长裙端坐在小桌旁,她梳着精美的坠马髻,斜插一根碧玉簪,肌肤雪白如玉,温柔美貌,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正好奇地打量走进屋的张出尘reads();。

????她听张铉说起过这个女子,说她非友非敌,曾是着名的女刺客‘火凤’的首领,但卢清知道,张出尘出现在自己面前不是为了刺杀自己,她若有刺杀自己的念头,根本就不会露面。

????张出尘已经摘去面纱,露出一张俏丽而不失英气的脸庞,她上前施一礼,“张出尘参见夫人。”

????“张姑娘不必客气,请坐吧!”

????“多谢夫人。”

????张出尘在卢清对面坐了来,卢清让阿圆再去拿一副碗筷,笑道:“一个在家里也闷得慌,正好对面有一家酒肆,就过来坐坐,没想到正好遇到张姑娘,也是一种缘分。”

????“夫人知道我?”

????卢清笑着点点头,“说将军闲聊时说起过姑娘,我听将军说,张姑娘和师兄去西域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????张出尘很想知道张铉是怎么对他妻子谈起自己,但这种事又不好问,只得笑了笑道:“回来一个多月了。”

????“哦——”

????卢清又笑道:“张姑娘又怎么会想到来江都?”

????张出尘不得不佩服这个将军夫人,温柔细语,却滴水不漏,她一时也不好回答,便笑道:“我也是四海为家,这里走走,那里看看,居无定所,这是第二次来江都了,比较喜欢这里的热闹气息。”

????这时,阿圆拿来了碗筷,卢清给张出尘斟了一杯酒,她用纤纤玉手托起自己酒盏笑道:“难得在江都见到一个熟人,我们喝了这杯。”

????“多谢夫人,夫人请!”

????张出尘比较豪爽,端起酒杯自己一饮而尽,将空杯子面朝卢清,表示自己先干为敬,卢清笑了笑,“我不能喝尽,只能喝一半,很抱歉!”

????她细细抿了半杯,把酒杯放,用绢巾轻轻擦拭嘴角的酒渍,又笑问道:“张姑娘还住在窦府吗?”

????张出尘摇摇头,眼中有些黯然,“我和窦府已经没有关系了。”

????卢清点点头,又问道:“那张姑娘有什么打算?”

????“我自己也不知道,四海游荡,等游荡累了,再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住来。”

????旁边阿圆似乎想说什么,但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开口,卢清瞥了她一眼,笑道:“看来阿圆想请姑娘在江都多呆几天。”

????“夫人说笑了。”

????卢清却微微笑道:“那么我请张姑娘在我府上多住几日,可以吗?”

????“这个”

????张出尘犹豫了片刻,她没有了之前的爽快,俏脸上略略一红,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,“那就打扰夫人了!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