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408章 河内张氏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408章 河内张氏

第408章 河内张氏2017-11-13 11:38:2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在洛阳敦化坊有一座占地约十亩的宅子,这里便是礼部郎中张立的府宅,张氏是大姓,很多张氏都成为郡望。

????不过稍有名气的张氏郡望主要有三个,首先便是京兆张氏,这是张氏最大的郡望,也大将军张瑾的家族,甚至张须陀也是京兆张氏的偏系,其次为清河张氏,不少河北高官就出身清河张氏。

????再有就是河内张氏,河内张氏近几十年有些没落,但在北周北齐时代那是赫赫有名,出了两任相国,在各地为官的门生也不计其数。

????不过隋朝建立后河内张氏就渐渐没落了,家族内斗厉害,互相倾轧,导致两支重要的族人远走巴蜀和江南。

????在杨广时代河内张氏更是人才凋零,也没有优秀子弟上门求学,培养不出好的门生,家族自身也没有出什么人才,整个家族只出了两个县令,一个县丞,再有就是礼部郎中张立,整个家族完全是在吃祖上留的老本。

????其实从房子就可以看出一点端倪,几乎所有的名门世家都要在京城买地造宅,大家族修大宅,小家族修小宅。

????张氏家族的宅子占地只有八亩,还是隋朝迁都前购置,如果现在再让张氏家族在京城购宅,恐怕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了,很多时候不是有钱就能住大宅,还必须有地位和名望。

????比如张铉,他一直想在京城洛水南面买宅,但就是买不到,可当他升为将军后,很快就有人愿意替他介绍宅子了。

????傍晚时分,一辆马车停在了张氏府宅前,主人张立早已等候在台阶上。张立年约四十岁出头,身材瘦高,看起来颇为精明干练。他见马车停稳,连忙迎了上来。

????“欢迎卢公来鄙府做客。卢公到来,令鄙府蓬荜生辉!”

????张立的态度表现得颇为媚讪,这也难怪,范阳卢氏可是天五姓七望之一,在山东世家中具有崇高的威望,河内张氏连给卢氏提鞋都不配,而且卢倬是从三品高官,而张立只是六品小官。彼此地位相差太大。

????卢倬呵呵一笑,“张使君不必多礼,我仓促前来打扰,还请张使君多多海涵reads();。”

????“哪里!哪里!请卢公进府一叙。”

????张立将卢倬恭恭敬敬请进大门,请到贵客堂两人分宾主入坐,一名丫鬟给他们上了茶。

????张立虽然事先得到卢倬要来拜访的帖子,但他却不知道卢倬来拜访自己的具体用意,他和卢倬寒暄两句天气和最近时局,便等着卢倬主动揭晓谜底。

????卢倬和父亲早有商议,不能直接开门见山。而且他也会察言观色,按理,现在卢家和张铉联姻之事已在朝野传得沸沸扬扬。谁见到自己都要恭喜一番,作为张氏家族的第二号人物,张立根本没有提到卢张联姻之事,这让卢倬心中更加疑虑。

????不过还有一种可能,张铉或许和张氏家族有什么过节矛盾,所以张家才不想提这件事。

????卢倬喝了口茶,又笑道:“后天便是小女成婚之日,今天我是特地来送一份请柬,欢迎张郎中去参加婚礼。”

????张立恍然大悟。“我想起来了,卢公要和张将军联姻。看我这个记性,居然把这件事忘了。恭喜卢公嫁女!”

????卢倬呵呵一笑,“不知道张将军有没有给郎中请柬,如果他已经给的话,我就不用重复再送了。”

????“我和张将军不是很熟,而且他和兵部关系比较密切,和我们礼部关系不大,我们礼部倒是和国子监关系更加密切。”

????试探到这个程度,卢倬便已经能七分定论,张铉应该和河内张氏无关,否则张立绝不会是这个态度。

????卢倬取出请柬放在桌上,笑道:“人来就行了,不用送什么礼。”

????“哪里!心意一定要送到,这是礼节,我不能失礼。”

????卢倬便不再坚持,起身笑道:“还有十几份请柬要送,我就先告辞了,后天,请郎中务必赏脸。”

????张立将卢倬送出大门,望着马车远去,张立心中也有一点疑虑,他和张铉当然没有什么交集,连话都没有说过,但就算和卢家也没有什么交情,卢倬为什么要请自己?

????当然,张立不是没有关注过张铉,去年是张铉大出风头的一年,北灭张金称,南扫琅琊郡,肃清青州的全部乱匪,到今年又得到天子重用,被封为江淮招讨使。

????而且传闻张铉就是河内郡人,张立怎么可能不关注张铉,年初他特地回家族查询族谱,包括所有的旁系末枝都找遍了,就是没有查到张铉的名字,这让张立十分沮丧,河内郡难得出现一个张姓名人,却居然和河内张氏无关。

????张立看了看手中的帖子,他其实压根就不想去参加这个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的婚礼,张立叹了口气,随手将请柬递给管家,转身便闷闷不乐地回府去了。

????卢倬离开张府后便直接返回自己的府邸,此时夜幕已经初降,但离关坊门还有一段时间,大街小巷到处是出门乘凉的平民,白天的炎热使人们不敢出门,直到夜间凉快来,大街小巷才开始变得热闹起来。

????卢倬的马车在自己府邸前停,却见门口拴着十几匹战马,两名马夫正在照顾,他连忙车问道:“这是谁来了?”

????一名马夫笑道:“老爷,是新姑爷来了reads();。”

????卢倬大喜,立刻快步向大门内走去,管家在后面追着对他道:“老爷,新姑爷在贵客堂,正和太老爷说话呢!”

????一般而言,在成婚之前,新郎都不会再来女方家拜访,就算有事,也是家人或者媒人代为转告,不过张铉也没有什么家人,很多事情他只能亲力亲为了,这也不算失礼,在某种程度上这还是一种屈尊,是一种对女方家的尊重。

????卢倬来到贵客堂,只见自己父亲正和张铉闲聊,张铉见卢倬走进大堂,连忙起身行一礼,“小婿参见岳父大人!”

????虽然还是准女婿,但婚事已经定了,名分也就算定来,张铉自称女婿也很正常。

????卢倬满脸堆笑道:“贤婿不必客气,请坐!”

????他又和父亲对视一眼,轻轻摇了摇头,便是告诉父亲河内张氏不是张铉的家族,卢慎顿时一颗心落地,不过他也有点奇怪,张铉是河内郡人,居然和河内张氏无关,按道理说,一郡内的同姓之间转弯抹角都应该有一点关系才对。

????卢倬坐,卢慎对他说道:“元鼎说他接到圣旨,圣上命他六月十五率军南,也就是成婚后第三天,他可能无法陪同清儿回娘家了。”

????按照风俗,成婚后第三日应该陪同妻子返回娘家,既然张铉要率军出发江淮,卢倬也没有办法,他想了想又问道:“那清儿要和你一同南吗?”

????“回禀岳父大人,小婿就是为此事前来商量,此次南并不是要立刻作战,而且圣上也同意我携妻南,我不想让清儿留在京城。”

????旁边卢慎又补充道:“既然我们是一家人了,有些事情就可以直说,大郎,元鼎是担心清儿留在京城,会成为朝廷牵制他的人质。”

????卢倬暗吃一惊,张铉竟然有这种想法,难道他不想遵循朝廷的旨意吗?

????张铉看出了卢倬的震惊,知道他一时还接受不了,便又解释道:“当然还有别的考虑,我怕她在京城不安全,毕竟我树敌太多,很多人拿我没办法,我就怕对她手,所以跟随在我身边会更安全一点。”

????卢倬无奈,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张铉的家事,他肯来告诉一声,那是他尊重卢家,如果他不说,直接把妻子带走,卢家也没有办法。

????不过卢倬还是想知道张铉家族的情况,他沉思片刻,又问道:“成婚后来不来娘家倒没有关系,我们能理解,可是一般要去父母坟前拜祭,难道贤婿不打算去河内郡了吗?”

????“我打算携带父母灵牌南,而且父母的坟在长安,并非在河内郡。”

????卢倬一愣,“不是在河内郡?”

????张铉笑道:“我祖籍在京兆,我出生也在京兆,父母都是京兆人,六岁时才跟随父母去河内郡,父母去世,当然要回祖地京兆安葬。”

????卢倬和父亲对望一眼,两人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张铉根本不是河内郡人,难怪河内张氏与他没有关系,他是京兆人,难道他是

????张铉又笑着补充道:“我祖上都是平民,和京兆张氏也没有关系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