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388章 三见帝王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388章 三见帝王

第388章 三见帝王2017-11-13 11:37:58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张铉心念疾转,他其实没有任何应对措施,但既然天子问到这件事,他就需要说出一些合理应对之策,而且还不能让天子听出他是临时编纂之辞。

????在杨广锐利目光的注视下,张铉没有表现出犹豫,缓缓道:“启禀陛下,渤海会的渗透无非是从官民两条线,微臣的应对措施也是这两条线,微臣不只一次建议王太守重视渤海会对北海郡中下层官员的收买,并且在军队中明确军纪,和渤海会勾结者以卖国谋反罪论处。”

????“说得很好!”

????不等张铉说完,杨广便欣然赞道:“卖国谋反罪这个罪名很好,足以震慑那些心怀侥幸的宵小之徒!”

????“微臣也是这样想,很多人眼中只想到捞好处,却看不见危险,或许说心怀侥幸,觉得不会有什么惩处,所以微臣就要态度明确军纪明确罪名明确,对渤海会对军方的渗透就有很强的震慑作用。”

????杨广点点头,又继续问:“那么对民间的渗透,张将军又有什么应对之策?”

????“陛下,民间的防范要比军队和地方官府的防范困难得多,主要是太隐秘,所以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,微臣的措施是防范重点,对一些敏感地带进行防范,比如码头,北海郡修新码头,在新码头买地的商铺都要严格调查背景,必须是本土有名望的世家,其次是靠近城门附近的酒肆客栈,要进行不定期的抽查,这是之前防范乱匪的措施,卑职准备一直延续下去,防范渤海会对北海郡渗透。”

????张铉说得有理有据,思路清晰,杨广大为赞赏,他欣然道:“张将军说得很好,方案也现实可行,朕要在别的郡县进行推广。将军可写一份书面奏卷给朕。”

????“微臣遵旨!”

????杨广摆摆手,“下去吧!”

????张铉行一礼,慢慢退下去了,张铉刚走。杨广便问旁边的宦官,“有什么事?”

????“陛下,宇文大将军在外面求见!”

????杨广眉头一皱,他知道宇文述为什么求见自己,无非是为他儿子宇文智及之事。他略一沉吟便道:“宣他进来!”

????张铉走出了偏殿,在船头甲板上迎面遇到了宇文述,只见他整个背已经驼了,满脸皱纹,气色晦暗之极,手拄拐杖,一名侍卫扶持着他,看起来衰老之极。

????但他眼睛里却依旧那么恶毒,正凶狠无比地盯着自己,尽管宇文述曾经给自己带来巨大威胁。但此时张铉已经不在意宇文述的态度,或者说,宇文述已经威胁不到自己,当然,他张铉也暂时对付不了宇文述,宇文述不仅在军方中有巨大威望,而且手中还有实权。

????张铉走上前微微笑道:“宇文大将军,别来无恙?”

????宇文述重重哼了一声,“张将军不要太嚣张了,小心被人抓住把柄。乐极生悲啊!”

????“多谢宇文大将军提醒,我也劝宇文大将军保重身体,否则将来令郎就没有人替他们说情了。”

????张铉也是语带双关,暗讽宇文述活不了多少时间了。同时也在提醒宇文述,他一死,会有人找他后代算帐。

????宇文述怎么可能不明白张铉的意思,他咬牙道:“恐怕先死的是张将军才对!”

????“那我们就拭目以待!”

????张铉转身便扬长而去,不再理会宇文述,宇文述气得眼前一阵发黑。竟然敢对自己如此嚣张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????这时,宦官跑了出来,对宇文述施礼道:“老将军,圣上有请!”

????宇文述又狠狠瞪了张铉背影一眼,这才跟随宦官走进了船舱。

????“老臣拜见陛下!”

????宇文述拄着杖,背又驼,哪里能拜得下去,也只是嘴上说说,杨广见他老态龙钟,便摆摆手道:“大将军不必多礼,来人!给大将军赐坐!”

????一名宫女搬来一只绣墩,扶宇文述坐下,宇文述重重咳嗽一声,吃力地说道:“昨晚犬子前来哭诉,说他因部署士兵问题而被免职,老臣也把他痛骂了一顿,陛下免职得好,他不吸取教训,以后还会再犯大错,老臣时日已不多,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,老臣特来感激陛下!”

????杨广免去宇文智及只是一时恼怒,但事实上证明刺客早就上了宫女船,其实和大船下面是否有士兵防守并无关系,杨广当然也知道,宇文述说自己免得好只是说说而已,他跑来还是求自己高抬贵手,不过杨广也确实感觉宇文智及不适合当武将,让他做个闲职文官或许对他更有好处。

????“大将军的心情朕能理解,朕只是觉得军方不适合他,所以才决定给他换一个官职,朕自会安排,大将军就不用担心了!”

????宇文述听得瞠目结舌,居然把儿子的军权给剥夺了,如果没有了军权,岂不是影响自己的大计,他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????杨广哪里知道宇文述的野心,他笑了笑又道:“朕也是从长远考虑,智及脾气太躁,易冲动,更不能让他领军,让他做一个文官倒是收敛他的浮躁之心。”

????“可是老臣是军队出身,儿子却做文官,这似乎有点请陛下体谅老臣的心情。”

????“朕是为了他好,再说大将军不是还有长子嘛!化及这一年来表现不错,有点洗心革面的样子了,朕会考虑让他来继承大将军的志向,大将军就安心在家修养。”

????虽然没有能挽回次子的命运,但既然圣上答应让长子来继承自己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宇文述不敢再惹恼杨广,以免节外生枝,以免连长子的份都没有了。

????他故作万分感动,用衣襟沾了沾眼泪泣道:“圣上对老臣的厚爱,老臣无以为报,唯有铭记于心,日夜教导两个儿子鞠躬尽瘁,以报答陛下的知遇之恩!”

????杨广呵呵一笑,“大将军有功于社稷,朕岂会忘记,大将军身体不好,就多多休息,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告诉朕。”

????“臣多谢陛下,不打扰陛下,微臣告辞!”

????宇文述颤颤巍巍站起身,一名宦官连忙上前扶住他,将他扶出了御书房。

????此时杨广已经从刺客的恼怒中解脱出来,他不想再继续在陈留县耽误下去,便下令道:“传朕旨意,明天一早船队出发!”

????陈留县位于梁郡和荥阳郡的交界处,就在陈留县以北八十里外便是属于荥阳郡的阳武县,阳武县属于中县,城池周长二十里,城内约有千户人家,人口万余人。

????这座城池并没有什么特点,既不临通济渠,也不靠主干道,是一座很低调平实的县城,居民大多以种田为生,所有城内居民不多,倒是城外有不少村庄。

????不过阳武县因为距离东郡比较近,多少受一点瓦岗军的影响,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很多人家的子弟都在瓦岗山从军。

????在北城门附近有一座占地五亩的大宅,房子是前两年刚翻新过,四周围墙极高,没有人知道这是谁的府邸,当然,也不会有人关心它的主人是谁?

????阳武县县令深知瓦岗军对阳武县的影响,绝不会多管闲事,他只求平安无事。

????这天傍晚,一辆马车和几名骑马人从北城门驶入了县城,直接停在这座大宅前,一名随从上前砰砰敲门,片刻,门窗开了一条缝,里面露出一双眼睛,他从车窗看见了坐在马车内之人,便立刻打开了府门。

????一行人连马车和马匹一起进入了府内,大门重新关闭,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