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203章 清河崔焕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203章 清河崔焕

第203章 清河崔焕2017-11-13 11:33:57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>,!

????离开巨洋河,张铉带着数十名骑兵在旷野里一路疾奔,向二十里外的军营奔去。

????距离军营还是不到十里时,只见在军营北面的一条小道上,一条浩浩荡荡的长龙队伍正在雪地中奔跑,张铉勒住了战马,这是正在集中训练的两千新兵在进行长跑拉练。

????两千人实际上并不是新兵,他们都曾是北海军府的府兵,只是他们没有接受过长跑训练,因此在强化训练七八天后,个个累得筋疲力尽,他们显然是刚刚长跑回来,一个个气喘吁吁,脚下如灌了铅一般。

????“还有十里,给老子坚持到底!”

????张铉老远便听见了尉迟恭略有点粗犷的吼叫,他不由哑然失笑,尉迟恭一向待人宽厚温和,他此时居然也有点凶人之范了。

????这时,尉迟恭也看见了远处的张铉,他连忙大喊一声,“原地休息一炷香!”

????士兵们纷纷坐倒在地,尉迟恭催马向张铉奔来,奔至近前,拱手行礼道:“尉迟恭参见将军!”

????张铉笑着点点头,“辛苦了!”

????他又看了看士兵,笑问道:“他们训练怎么样?”

????“除了长途奔跑,其他都很好,队列整齐,训练有素,刀法枪法都有经验,就是体力不行,每天跑五十里,一个个撞天哭地,不过这两天稍好点了,不像刚开始那两天瘫倒一地。”

????“有逃兵吗?”张铉又问道。

????尉迟恭点点头,“有一点,但不多,一共十八名逃兵,都不是北海郡人,逃得不知所踪。我们队伍基本上都是本郡人,所以一般也不会当逃兵。”

????这时,张铉忽然想起一事。从马袋中摸出一只卷轴,笑着递给尉迟恭。“这是大帅的霸王枪法,罗士信也是用这路枪法,大帅说你可以学它,上面还有一些注解,对你或许有用。”

????自从几个月前尉迟恭在比武时败给了裴行俨,他便不再一味迷信力量,也渴望能在兵器招式上有所突破,张铉曾教给他一些紫阳戟法。但尉迟恭悟性稍弱,练不成深奥复杂紫阳戟法。

????相比之下,尉迟恭更喜欢用枪,张铉便从张须陀那里要到了霸王枪法,这是张须陀自创的枪法,凌厉霸道,远比紫阳戟法容易上手,适合力量型的武将,罗士信便是以它成名。

????张须陀也很欣赏尉迟恭的悍勇,便答应张铉的请求。将霸王枪法送给了尉迟恭,并给他写了详细的注释。

????尉迟恭大喜,连忙接过霸王枪法。他又打开卷轴看了看,比起晦涩深奥的紫阳戟法,这套枪法简洁流畅,他越看越喜欢,就恨不得立刻回军营练习,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:“多谢将军了!”

????张铉笑了笑又道:“大帅还说,你自己先练,如果有什么地方不懂,随时可以去齐郡找他。他会好好指点你。”

????“俺明白了,将军。俺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????尉迟恭心急如焚,行一礼拨马便走。张铉连忙高声问道:“老尉,你派人去接妻儿了吗?”

????“多谢将军关心,卑职早就派人去了,估计不久就会到来。”

????尉迟恭回头行一礼,催马便向远处的队伍奔去,只听他大吼,“休息好了,统统起来继续奔跑,回营吃午饭!”

????士兵们想到要吃午饭了,纷纷起身,奋力向远处依稀可见的军营跑去,张铉笑着摇了摇头,相比之下,他还是喜欢那个沉稳温和的尉迟恭,这个凶狠的尉迟恭教官,他有点不太习惯。

????这时,从县城那边奔来一名报信兵,奔至张铉面前抱拳道:“将军,韦长史有急事找将军,请将军能否去一趟郡衙。”

????张铉点点头,对骑兵们喊道:“去县城!”

????他调转马头带领众人向远处的县城奔去

????不多时,张铉进了益都县城,直接来到了郡衙前,他翻身下马,快步走上台阶,迎面便见韦云起匆匆走出了,张铉笑道:“什么事情急着找我?”

????韦云起上前低声道:“清河崔氏家主来了,求见将军。”

????张铉点点头,他知道崔焕迟早会来找自己,梁致蹊跷而死,崔家不可能不闻不问,只是现在才来,比他猜测的要晚了一点,张铉翻身下马向郡衙内走去。

????走进内堂,只见郡丞王运谦正在陪两名中年男子说话,其中一人张铉认识,是北海滕氏家主滕玄,另一人约五十余岁,身材瘦高,容貌清矍,颌下黑须足有半尺长,这应该就是清河崔氏家主崔焕了。

????崔焕曾任朝廷太常少卿,现任渤海郡太守,由于清河郡匪张金称残暴肆虐,清河崔氏大部分族人都迁去了渤海郡,只有极少数族人留在清河郡。

????滕玄见张铉走进院子,连忙低声对崔焕道:“那个年轻将领就是张将军。”

????崔焕点了点头,他其实见过张铉,在涿郡卢氏寿宴上,只是当时人多,张铉没有注意到他。

????崔焕亲眼看见天子御封张铉,也了解他出身燕王府的背景,所以崔焕才让儿子崔元翰赶来告诉梁致,要与张铉合作,不要翻脸。

????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梁致竟然离奇死了,尽管死因不明,但梁致是清河崔氏的门生,也属于清河崔氏的势力,无论如何,崔焕不会无动于衷。

????这时,张铉走了进来,王运谦连忙替张铉介绍道:“将军,这位便是渤海郡崔太守,清河崔氏家主。”

????清河崔氏在天下七大世家中排名第二,仅次于博陵崔氏,名声显赫,张铉拱手行礼道:“原来是崔使君,张铉失敬了。”

????崔焕早已起身,他回礼微微一笑,“张将军太客气了,今天我来得唐突,打扰将军了。”

????“打扰谈不上,使君请坐吧!”

????五人分宾主落座,张铉和崔焕坐在位,韦云起王运谦和滕玄陪坐两边,滕玄虽然也是北海郡世家之,但无论财力势力还是名望都远远比不上清河崔氏。

????他妻子不过是崔家的偏房之女,他便觉得自己高攀了,因此在崔焕面前,他显得格外的渺小自卑。

????两名随从进来给众人上茶,崔焕笑着对张铉道:“我在涿郡卢府见过张将军,还不到一年,张将军风采远胜当时啊!”

????崔焕虽然是客气话,但也是实话,当时张铉刚从草原归来,独身一人,而现在他屡立战功,已升为雄武郎将,手下率数千军马,统帅气质在他身上明显的体现出来。

????张铉歉然笑道:“原来崔使君当时也在卢府,当时人太多,我没有注意到使君,还请使君恕我失礼。”

????“张将军不用自责,当时圣上在场,大家心里都很乱,张将军没见到我很正常,而且我也没有向张将军表示祝贺,失礼之人应该是我才对。”

????两人客气了几句,这时,张铉给韦云起使了个眼色,韦云起会意,起身对滕玄和王运谦笑道:“正好我有点事情想和二位商量一下,我们去隔壁细谈吧!”

????两人都知趣地起身告辞,三人离开了内堂,内堂里只剩下张铉和崔焕两人。

????崔焕喝一口茶,这才不慌不忙道:“今天我来益都县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祭祀梁太守,想必张将军也知道,梁太守是清河崔氏的门生,从小家境贫寒,他八岁时我们开始免费供他在书院读书,并按月支付钱粮给他家人,一直到他二十岁,崔家在他身上花费了大量的心血,早已视他为家族一员,可他现在却不明不白死了,着实让人难以接受。”

????张铉也淡淡道:“梁太守英年早逝,我也很难过,他的去世对北海郡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,不过我不认为他是不明不白。”

????崔焕注视张铉片刻,又道:“既然将军认为他死有原因,那他究竟是怎么死的,将军能告诉我真相吗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