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151章 棋子上位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151章 棋子上位

第0151章 棋子上位2017-11-13 11:32:53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就在张铉在碧波酒肆会面许印的同一时刻,在修业坊的裴府内,裴矩正脸色阴沉地听着族孙裴行俭的禀报。

????“启禀家主,孙儿率领手下在西市指定之地等了一夜,但始终不见人来,直到天快亮时孙儿才得到韦云起传来的消息,情况发生了变化,张铉提前行动,在城门关闭前出城了。”

????裴矩半天没有说话,他已经知道了结果,却没想到会是内部出了问题,自己精心布下的棋局居然在最后一步失败了,使他功亏一篑,不用说,这必然是韦云起没有执行自己的命令。

????“你立刻去把韦云起给我找来!”

????裴矩依然保持着涵养,但他眼睛里却已经闪烁着滔天的怒火。

????不多时,韦云起匆匆赶来,躬身行礼道:“参见裴公!”

????“云起,究竟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结果。”裴矩克制着满腔怒火,冷冷问道。

????“启禀裴公,卑职是准备安排陈旭在三更时动手,但没想到陈旭暗中通报了张铉,张铉赶了过来,他坚持要求在关城门前动手,卑职也没有办法。”

????“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吧!”

????沉默片刻,韦云起缓缓道:“卑职觉得,原因出在裴公小看了张铉,他已经从一些漏洞中察觉到了端倪,所以他根本不会听从我的安排。”

????“什么漏洞?”

????“启禀裴公,漏洞就在于我们发现李善衡藏身地的解释有点牵强了,卑职看得出,他已经起了疑心。”

????“是吗?我倒觉得是你不太尽心吧!”裴矩冷哼了一声道。

????“裴公要这样说,卑职也没有办法。”

????裴矩注视他良久,目光里流露出了无尽的失望,他摆了摆手,“算了,这次是我考虑不周,确实不该借他之手。以至于出了纰漏,你去吧!我不会怪你。”

????“卑职告辞!”

????韦云起躬身行礼,转身便快步离去了。

????“家主,需要孙儿把人抢回来吗?”裴行俭低声问道。

????裴矩摆了摆手。“这不是智者所为,此事就此作罢!”

????“孙儿遵命!”裴行俭慢慢退了下来。

????裴矩心中又是恼火又是无奈,一盘好好的棋最后却被棋子反戈一击,或者真是韦云起所说,因为自己小看了张铉。

????裴矩抬头望着屋顶。低声自言自语道:“老夫倒要看一看,既然你不甘当棋子,你打算怎么走下一步棋?”

????.........

????大帐内,张铉正负手来回踱步,他已经从抓住李善衡的兴奋中冷静下来,凡事都有利有弊,李善衡固然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,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棘手人物,正如韦云起对他的忠告,一旦他抓住李善衡。他就会卷入高层的权力斗争之中。

????尽管他表现得毫不在意,但那只是态度问题,事实上张铉心里很清楚,一旦他抓住了李善衡,压力就会随之而来。

????他首先要面对两个高官,一个是宇文述,一个裴矩,宇文述已经不足为虑,他抓住了许印的把柄,相信许印会替他处理好宇文述。关键是裴矩,真像他说的那样,此事和他无关吗?

????张铉和裴矩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他已经感到裴矩的心机深沉。虽然这件事是自己先找他帮忙,但随后他又来找自己,张铉感觉裴矩已经不仅仅是出于帮助自己那么简单了,他似乎在利用自己。

????张铉又想到韦云起给自己的暗示,劝自己不要卷入高层权力斗争,实际上就是在暗指裴矩。

????还有裴矩无意中提到了李善衡是李浑的侄子。又提到了谶语,张铉愈发相信,裴矩其实什么都知道,他知道李善衡落入了武川府手中,也是知道武川府的真正意图。

????所以裴矩才又找到自己,利用自己救人心切,让自己替他抓到李善衡,这也是韦云起很快便发现李善衡藏身之地的根本原因,裴矩一直在幕后操纵,他只是不愿自己出面罢了。

????张铉不由暗骂一声,这个老奸巨猾的狐狸。

????但张铉更感激韦云起的暗示,他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,韦云起改变计划其实就是背叛了裴矩,裴矩一定还布置了后手棋,在自己抓住李善衡后,他再出手把李善衡接过去,但正是韦云起决定帮助自己,才使裴矩的后手棋落空了。

????在这局棋中,宇文述李善衡,还有他张铉都不过是棋子,裴矩和窦庆才是弈棋者,可现在他张铉抓住李善衡,他就从棋子变成棋手,下一步棋自己该怎么走?

????这时,帐外有禀报道:“启禀将军,大营外来了一个黑衣女子,她说有重要事情要面见将军。”

????这应该是窦庆派人来了,张铉快步走出了大帐,向营门口走去。

????只见营门外站着一名年轻的黑衣女子,张铉一眼认出了她,正是张出尘,张铉慢慢走上前笑道:“张姑娘找我有何事?”

????张出尘俏脸阴沉道:“我来给你送一封信,你要接吗?”

????张铉淡淡道:“我无所谓,现在是你们会主在求我。”

????“那就接信吧!”

????张出尘手一挥,一支匕首嗖地向张铉面门射来,快速无比,但张铉的武艺早已今非昔比,他不慌不忙轻轻接住了匕首,微微笑道:“张姑娘的脾气还是和从前一样大,看来对我的偏见很深啊!”

????“那是你自作多情!”张出尘重重哼了一声,翻身上马,催马向远处奔去。

????张铉打开绑缚在匕首上的信件,其实只有几句话,窦庆因身体不适,请他到天寺阁酒楼一会。

????身体不适只是借口,真正原因是窦庆不想出现在军营内,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张铉也明白这一点,便回头对尉迟恭笑道:“敬德陪我走一趟吧!”

????.......

????半个时辰后,张铉带着尉迟恭以及几名亲兵来到了天寺阁酒肆,尽管尉迟恭是第一次进洛阳城,但他生性不喜热闹,面对繁华的洛阳城,他始终不为所动,始终一言不发。

????此时已是中午,天寺阁酒楼内热闹异常,宾客满座,众人跟随张铉上了三楼,张铉对尉迟恭和几名亲兵道:“你们在三楼用餐吧!有什么事我会来叫你们。”

????“俺跟你上去!”尉迟恭摇摇头。

????张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,“我心里有数,不用担心!”

????尉迟恭却没有回答,张铉无奈,只得带着他上了四楼,在酒保的带领下,来到了窦庆预定的房间,门口站着四名彪形大汉,腰挎横刀,像雕塑般的一动不动。

????这时,张出尘从房间里出来,看张铉一眼,“请进吧!”

????张铉给尉迟恭使个眼色,尉迟恭会意,转身站着门口中间,他雄武的身材顿时使四名大汉相形见绌,四名大汉被他气势所震慑,都不由自主地向旁边退了一步。

????房间内,窦庆负手站在窗前,他听见脚步声,回头看了一眼张铉,微微笑道:“张公子别来无恙啊!”

????张铉上前躬身行一礼,“多谢会主赠张铉青石经和紫阳戟法!”

????张铉后来才想通一件事,自己和张仲坚的交情不深,张仲坚连练青石经的危险都不肯告诉自己,他又怎么会舍得把天下三大武功的紫阳戟法随手送给自己,这里面只有一个可能,是窦庆的安排。

????虽然窦庆是想让自己参与寻找兵甲之事,但无论如何,青石经和紫阳戟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这就是一个极大的人情。

????窦庆微微一笑,“小事一桩,张将军请坐!”

????张铉坐了下来,窦庆对张出尘吩咐道:“出尘,给客人上茶!”

????张出尘咬一下嘴唇,转身出去了,片刻很不情愿地将一杯茶放在张铉面前,张铉点点头,“多谢姑娘!”

????张出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向外屋走去,房间里只剩下张铉和窦庆两人,窦庆笑了笑道:“多谢张将军能给我这个机会面谈,我也不用讳言,李善衡对我很重要。”

????“我知道!”

????张铉淡淡一笑,“如果李浑平安无事,李渊就危险了。”

????窦庆惊讶地望着张铉,张铉一句话将他的整个底牌都翻过来了,半晌,窦庆低声问道:“是谁告诉张将军?”

????“没有人告诉我,我很清楚那条谶语的后果,不过我要提醒一下窦会主,我原本也只是一颗棋子,窦会主的弈棋对手是裴尚书。”

????“裴矩?”窦庆更加吃惊了。

????张铉点点头,“如果不是有人在关键时刻帮了我一下,那么现在坐在会主对面之人就是裴尚书了。”

????“他一向是个厉害人物!”

????窦庆暗暗心惊,原来裴矩已经在暗中插手此事了,自己竟一无所知,但窦庆毕竟是非常人,他心中震惊只有片刻,又恢复了常态,他微微笑道:“不过裴尚书却小看了张将军,这一点他不如我。”

????“窦会主过奖了,其实窦会主对晚辈的恩情,张铉绝不会忘记,这次出手抢人,我确实也是迫不得已,被形势所迫,如果会主肯帮助我,李善衡和他的家人我都会原封不动还给武川府。”

????窦庆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会说话,明明是在提条件了,却把人情挂在嘴边,让人觉得他真是迫不得已才抢人一般。

????不过窦庆也知道,张铉确实有一点感恩的因素,否则他不会和自己谈条件,而是去和裴矩谈条件去了。

????“张将军有什么困难呢?”窦庆笑问道。

????张铉叹息一声,“我现在遇到了三个令我心焦的难题,但我没有能力解决,我相信窦会主能办到。”

????“张将军不妨说来听听!”(未完待续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