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141章 求见裴矩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141章 求见裴矩

第0141章 求见裴矩2017-11-13 11:32:3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<script>readx();</script>????>????,!

????张铉安顿好军队,便随即来到了燕王府,他在洛阳没有什么熟人,认识的人只有从前燕王府的一帮侍卫,张铉刚来到燕王府大门前,正好迎面遇到了千牛直长韩新,韩新是韩擒虎外侄,为人豪爽仗义,在天寺阁酒楼和张铉一起打架,两人结下了交情。↖,

????两人意外相逢,大笑着拥抱一下,韩新给了张铉肩窝一拳笑道:“果然又升官了,令人羡慕啊!”

????“什么升官,整天到处打仗,提着脑袋过日子,哪里有燕王府过得逍遥,别提了!”

????张铉打量他一下,又笑道:“好像韩兄也升官了嘛!”

????“呵呵!就是替代了你那个位子,太子千牛,宣惠尉,多亏我们天寺阁酒楼共同与宇文太保作战,燕王才提升我,不仅是我,那晚参与打架的所有弟兄都被升了一级。”

????两人说到天寺阁酒楼,又一起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????“嗣昌呢,他在吗?”

????张铉虽然和韩新交情不错,但远远到不了推心置腹的程度,张铉想打听一下朝廷中的情况,还是得找柴绍。

????韩新挠挠头,“老弟来得不巧,嗣昌昨天刚请假一个月,说是回家探望祖父,你找他有事吗?”

????“没什么事,只是问一问。”

????张铉心中有点失望,柴绍不在,他倒一时找不到人问情况了,这时,张铉忽然想起一事,连忙问道:“我的那间宿舍还在吗?”

????“还在,燕王殿下专门给你留着呢,不准别人搬进去。”

????张铉想起他在那间屋子藏着的一件物品,他必须将它取走,他笑道:“我去看看!”

????韩新带他进了燕王府。直接来到他曾住过的小院,门用大铁锁锁住,“我去找钥匙!”韩新转身向外跑去。

????“不用了!”

????张铉笑着叫住他,随手握住了铁锁,只听‘咔吧!’一声,他竟然直接将铁锁拧断了。看得韩新一阵咋舌,这需要何等的力气?

????房间依旧保持着他离去时的模样,床榻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,桌子的纸笔依次摆放,屋角一口大箱子放着他的私人物品,只是桌面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尘。

????韩新知趣地笑道:“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一步,老弟有什么需要帮忙,尽管来找我。”

????“燕王殿下在吗?”

????韩新摇了摇头,“那件事情以后。殿下很少在王府了,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皇宫里,从涿郡回来后我还没见到他。”

????“多谢韩兄!”

????韩新拱拱手,快步离去了,张铉关上门,慢慢走到大箱前,他打开箱子,里面只有几身衣服和一个扁玉盒.

????张铉打开了玉盒。里面是一支做工精湛的玉钗,让张铉又想起了那个古怪精灵的小皇姑。不知她现在是否还记得自己?还有没有再去逛街?

????他笑着摇了摇头,将玉盒塞进皮袋里,他又搬开了木箱,他拔出匕首将几块砖撬起,从地下挖出一只略有点生锈的铁盒子,打开铁盒。里面是用黄色锦缎层层包裹的手枪零件,还有两颗子弹。

????张铉望着手枪和子弹怔怔发呆,他来大隋已经整整一年了,他几乎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,差一点忘记他曾经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人。或许只有这把手枪才会让他想起过去的自己。

????良久,张铉轻轻叹息一声,小心翼翼将手枪和子弹收进怀中,这将是他最珍贵的纪念。

????张铉离开了房间,走到门口,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曾经住过的这间屋子,转身便毫不留恋地大步离去。

????......

????洛阳西市旁的天寺阁酒楼三楼靠窗处,张铉独自一人坐在桌前,目光注视着远处热闹繁华的西市店铺街。

????此时已是黄昏时分,落日余晖将这座大隋帝国的都城抹上了一层金黄色,这时黑暗来临前的最后一次绚烂。

????来护儿被捕入狱无疑给即将到来的凯旋封赏笼罩上一层厚厚阴影,张铉也知道杨广并非头脑冲动,他抓捕来护儿有其更深的用意,或许是想借来护儿给更多居心叵测者的一个警告,或许也涉及到军队调整中的权力争夺,也或许是来护儿功高震主了。

????但无论如何,杨广不该忽视底层将士的感受,也不该侵害底层将士的切身利益,更不该任由兵部这种官僚机构来随意评判为国浴血奋战的将士。

????不管朝廷会怎样风云动荡,关键是他张铉该做点什么,是坐等别人来决定他的命运,还是应该主动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。

????张铉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起身向楼下走去,他张铉决不能让别人来左右自己的命运。

????........

????在洛阳修业坊有一座占地近五十亩的大宅,这里便是吏部尚书裴矩的宅子。

????在内史令牛弘去世后,大隋名义的相国只有苏威一人,但事实上,拥有相国权力的重臣还不少,比如虞世基裴矩裴蕴萧瑀樊子盖卫玄等等,甚至包括宇文述也曾有过一点相国的权力。

????所以很多时候,大家都随意地称呼裴矩为裴相国,但在官方的正式称呼中,却只能叫他裴尚书。

????夜幕已悄然降临,裴府大门前的大红灯笼点亮了,几名家人正把摆放着在大门前的兵仪架和下马牌搬进府内。

????这时,正指挥家人的管家忽然看见不远处站着几名军人,为首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将领,正在仔细打量裴府大门。

????管家连忙走上前,拱手行礼道:“这位将军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年轻将领正是张铉,他一路打听才找到了裴矩的府邸,张铉向管家回礼问道:“请问....这里是裴尚书的宅子吗?”

????“正是!”

????管家打量他一下,见他相貌英武端正,举止有礼,不由有了几分好感,便笑了笑问道:“将军是要找我家老爷吗?”

????张铉点点头。取出裴矩曾经给他的名帖,递给管家道:“在下张铉,裴尚书认识我。”

????管家见对方居然有老爷的名帖,顿时对他刮目相看,连忙道:“请将军稍候,我这就去禀报老爷!”

????管家转身快步向府中走去。张铉望着管家进了府门,他心中多少有点无奈之感,他找不到燕王,只能找其他重臣帮忙,他本想找鱼俱罗,但鱼俱罗和吐万绪都率军出征了,不在京城。

????想来想去,他只能找裴矩,毕竟是裴矩把他带去骁果军营。裴矩对自己有道义上的责任。

????不多时,管家从府内跑了出来,后面还跟着一名年轻人,管家指了一下张铉,年轻男子连忙上前躬身施礼道:“是张将军吗?”

????“我是,请问公子时——”

????“在下裴信,我祖父请张将军进府一叙。”

????原来是裴矩的孙子,张铉见他为人稳重知礼。便点点头,“那就烦请裴公子了!”

????“张将军请!”

????张铉嘱咐士兵几句。便跟着裴信走进裴府大门,一直来到裴矩的外书房,外书房是裴矩接待朝廷重臣和自己亲信之地,一般不轻易接待外人,他让张铉来外书房,实际上就是一个暗示。表示他愿意和张铉发展更深厚的关系。

????这就要看高官重臣们各自的眼光了,由于来护儿的下狱,他率领高句丽将士顿时成了无主将之人,但也同时成了各方暗中争夺的对象,毕竟来护儿率领的这几万前军是大隋的精锐之军。连裴矩这样的文臣也为之动心。

????谁都希望建立自己的势力,这种势力已不仅仅是财权或者人事权,在乱象初显的今天,也包括了军权,对于负担着家族利益的裴矩也不例外。

????“张将军请吧!我祖父马上就来。”

????裴信将张铉请进了房间,又吩咐侍女上茶,裴矩的外书房布置得十分清雅,墙壁刷得雪白,挂着几幅写意山水画,窗下摆放着一张宽大的坐榻,中间是一张花梨木小桌,旁边有两盏青铜落地灯,烛光明亮,除此之外,还有一只书橱和一座香炉。

????张铉正在打量外书房,只听身后传来脚步,一回头,只见穿着一身便服的裴矩笑呵呵走了进来。

????“张将军,好久不见了!”

????和上次涿郡相见,裴矩的气色好了很多,精神也不错,张铉连忙上前躬身行礼,“参见裴尚书!”

????“不客气,张将军请坐!”

????裴矩笑眯眯请张铉坐下,他也坐了下来,孙子裴信不敢坐下,垂手站在祖父身旁,裴矩又问道:“将军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????“下午刚到洛阳,目前军队驻扎西内营。”

????“哦!一路还顺利吧!河北那边乱匪猖獗,这次连圣上也亲眼看见了一队乱匪。”

????张铉苦笑一声道:“确实很猖獗,卑职回来时,在清河县和张金称军队爆发一场恶战,突围杀了出来。”

????“还有这种事?”

????裴矩愕然,“乱匪居然敢袭击正规军队,已经到这个程度了吗?”

????“卑职抓了几名战俘,据他们说,是朝中有高官想害我,所以才借刀杀人。”

????裴矩是何等老辣,立刻听出了张铉所指,必然是宇文述,其实裴矩对宇文述也极为不满。

????崔君肃是他裴矩的人,这次崔君肃作为监军御史准备了对高句丽的作战报告,但还没有上报,宇文述便抢先弹劾来护儿,本来应该是监军的事情,却变成了宇文述的功劳。

????这样一来,本来和高句丽战役无关的宇文述便硬生生插进了一脚,仿佛是由他来主导这场战役,抢走了来护儿的功劳,这种做法不仅卑鄙,也侵犯了很多人的利益,包括裴矩。

????裴矩眉毛轻轻一挑,声色问道:“将军有什么证据吗?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