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134章 初战贼王(一)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134章 初战贼王(一)

第0134章 初战贼王(一)2017-11-13 11:32:3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清河县原本是座富庶的大县,人口众多,商业繁华,民风淳朴,又有清河崔氏这样的天下望族,使清河县也是着名人文荟萃之地,仅占地数百亩的崔氏私学就有三千士子长住读书求学。

????但严重的匪乱使清河县遭受重创,人口锐减,商业凋敝,短短三年时间,清河县便由富庶大县变成了一座死城。

????当地官员和豪门望族为了保住城池和家园,不得不暗中和乱匪谈判,给他们钱粮支持,以换取城池平安,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,朝廷也知道,只能睁只眼闭只眼。

????不过乱匪太过于残暴,地方官府也同样会忍无可忍,比如张金称,他的军队烧杀"jian yin",无恶不作,甚至连豪门望族也不放过,自然激起了官府和士族的无比愤恨。

????在半年前,四郡组织数万民团和张须陀军队一起围剿张金称,不料张金称示弱败退,使太守们立功心切,不等张须陀军队赶到便提前发动攻势,结果几乎全军覆灭。

????这次惨败不仅使张须陀和地方官府结仇,而且使张金称势力迅速扩大,已经由万余人猛增到八万人,各地官府人人自危,只得暗中向张金称求n和请降。

????由于张金称的迅速强大,另一支乱匪高士达不得不退到平原郡,连势力最强大的窦建德也被迫让出了清河郡。

????目前清河郡和武阳郡成了张金称的势力范围,连大规模南撤的隋军他们都敢趁乱抢劫,更不用说不足两千人的张铉军队了。

????当张铉军队进入清河郡的那一刻起,张金称便已经把他们视为自己的盘中餐了,尤其张铉军队中有三百五十匹上好的战马,这使得对战马噬求如命的张金称眼睛都红了。

????夜幕中。一支黑压压的军队正从西北面朝清河县方向疾速赶来,而另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则在贼将杨公卿的率领下从南面包抄而来,截断了隋军的退路。

????为首大将正是贼首张金称,张金称年约三十余岁,身材魁梧,膀大腰圆。使一根七十斤重的镔铁长枪,骁勇善战。

????他从前是一名游侠,武艺高强,横行于河北一带,两年前他率众揭竿在高鸡泊兴起,现在已拥有贼兵八万余人,自封清河王,隐隐已成气候。

????张金称立马在一座低缓的小丘上,目光阴冷地凝视着南方。他忽然回头问身后的谋士道:“宇文述要我杀的人,就是此人吧!”

????张金称的谋士叫做杨济,就是清河郡人,他连忙道:“属下已查清楚了,就是此人,他名字叫做张铉,是宇文述深恨之人!”

????“张铉?”

????张金称眉头一皱,“会不会就是他抢了我的战马?”

????“这个暂时还不能肯定。去涿郡调查的弟兄还没有回来。”

????“若真是他抢了我的战马,我非要将他千刀万剐不可!”张金称一阵咬牙切齿道。

????这时。一名贼将骑马疾奔而来,在马上拱手禀报道:“启禀大王,隋军已退入清河县,船上粮草也被运入县内。”

????张金称顿时勃然大怒,“王奎是活腻了吗?竟然敢抢我的盘中餐!”

????杨济连忙道:“这肯定是隋军强行进城,王奎也没有办法。他怎么可能自取其祸?”

????张金称重重哼了一声,“他事后若不给我一个交代,看我怎么杀光清河县的鸡犬!”

????谋士杨济也是清河县人,虽然他家人已不在清河县,但毕竟乡里乡亲。若张金称再屠城,他也很难向乡亲交代。

????此时他脸上有点尴尬,又劝张金称道:“大王既然已封清河王,就应该考虑建立王城了,从交通便利以及控制整个清河郡而言,还是非清河县莫属,这是聚王气之地,应该多迁一些富户到清河县才对。”

????张金称仰头大笑,“若建王城,高鸡泊岂不是更好!”

????他不再理睬杨济,催马向清河县方向疾奔而去,杨济叹了口气,张金称被宇文述的蝇头小利所诱,迟早会被他害死,这支军队的来历一点都不知道,张金称就贸然答应了宇文述的要求,不应该啊!

????清河县城内依旧是一片死气沉沉,没有一丝光亮,除了东西两座城门外,整个县城被黑暗笼罩着,城内的居民仿佛习惯了各种危险降临,尽管紧张的气息越来越浓,但城内居民始终不为所动。

????其实这也是张金称立下的一条规矩,如果城门居民不抵抗,就不会被杀,相对于隋军的积极备战,县内的民众更信奉张金称的规矩。

????清河县是一个中县,南北没有城门,只有东西两座城门,两扇城门早已经破烂不堪,斜斜地半吊在城洞内,只需巨木轻轻一撞便能粉身碎骨,也没有什么护城河和吊桥,看得出被泥土填平的痕迹。

????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城墙框架还算完整,不过就算这唯一值得庆幸的城墙,也被掏了七八个丈许宽大洞,根本就无须从城门进城。

????隋军士兵紧张地修补着所有的漏洞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麻袋装上泥土,层层垒叠在城洞内,完全堵住了城门,被掏空的城墙也用泥袋和砖石砌补。

????尽管距离一座坚固城池的标准相差甚远,但勉强可以抵抗乱匪的进攻了,况且他们还在等待援军到来。

????城墙上,张铉默默注视着远方黑暗的地平线,月光下,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城外一条狭窄的小河和大片刚刚收割的粟田,以及一座座只剩下残垣断壁的房舍,但在更远处,一条如黑色丝带般的粗线将深蓝的夜空和黑色土地分割开来,那里就是地平线。

????“将军,我们为什么不直接突围南下呢?”沈光慢慢走到张铉身边,注视着远处的粟田低声问道。

????张铉摇了摇头,声音十分低沉悠远,“突围只是最后一步。不得已而为之,我只想最大限度地减少士兵的伤亡,如果我们贸然南下,很可能进入乱匪的埋伏圈,会伤亡很大,他们都是从高句丽回来的功臣。我不希望弟兄们连封赏的喜悦都没有品尝到就死在乱匪的手中,这对他们不公平。”

????“可是拒城而战,很容易伤及无辜!”

????张铉沉默了,目光变得更加深沉,良久,他缓缓道:“我会尽力而为!”

????夜越来越深,已经快一更时分,但城外没有任何乱匪的动静,张铉的部下已经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务。

????弓兵部署在东西两座城门上。而长矛兵则一分为二,一半在城门内拒守,另一半则去防御那七八个丈许宽的墙洞。

????另外还有三百骑兵在西城处听从张铉的命令,陈旭目光严峻,嘴唇紧紧绷成一条直线,他是这支骑兵队的统领。

????“所有人给老子听着!”

????张铉的语气变得很粗鲁,但每一句话都那么铿锵有力,让士兵们把他的命令铭记在心。

????“不准贪功!不准擅自出击!就算敌军脱光衣服站在你们面前等死。也不准出击,一切以我城墙的火光为准。我会点三堆火,这就是我发出的信号,违令者斩!”

????“遵命!”骑兵们齐声大喊。

????张铉又低声对陈旭道:“我很可能会在西城墙点火,你们可在西城外埋伏,也要注意东城墙的动静。”

????“卑职遵令!”

????张铉拍拍他的肩膀,“去吧!”

????陈旭翻身上马。一挥手令道:“出发!”

????骑兵们一个接着一个沿着城洞内狭窄的通道迅速向城外奔去,三百名骑兵奔出了清河县城,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????一千七百名士兵暂时变成了一千四百人,这时,战备已经完成。所有士兵都在抓紧时间休息,同时警惕地等待着战斗信号。

????张铉却无法休息,他负责全局,每一个细节他都要亲自落实,他知道,失败者往往是因为细节上的不慎造成。

????他骑马在城内各处巡视,他尤其关心东城墙上七八个大洞,虽然已用沙袋和石块进行了填补,但只要对方人数足够多,还是很容易把墙洞扒开。

????不过一个老兵想了一个办法,在每个墙洞前挖一个大坑,里面插满了尖桩,敌军即使扒开城墙,也会直接掉入大坑……

????另外,还有一个有利的细节,众人刚刚才发现,城外二十里之内竟然没有一棵大树,不用说大家都猜得到,一定是清河县坚壁清野留下的战果。

????这样一来,除非敌军本身带有攻城梯,否则他们只能去远处砍伐树木,那样会耽误很长的时间,对隋军而言,时间就是援军的希望。

????张铉在每个墙洞前对士兵们交代了一番,这才又回到了东城门,东城门将是敌军攻打的重中之重,张铉令士兵用泥袋和石块在城门内砌了一座一丈高的瓮城,即使敌军从城门外杀进来,也难以立刻散开,也是城内的最后一道防御线。

????张铉远远看见尉迟恭趴在城门洞前的泥袋上,黑熊一般的背影在一群士兵中格外显眼,他手执大铁棍,正全神贯注地从城洞缝隙里注视着城外的动静。

????张铉本想任命他为旅帅,但尉迟恭坚决不肯,无功不受封,他不想破张铉定下的规矩,最终,他成为了一名火长,手下有十名弟兄。

????张铉心中不免有些歉疚,尉迟恭刚刚跟随自己便遭遇了战争。

????“敬德,外面有动静了吗?”张铉翻身下马,走上前若无其事地问道。

????“俺只看见几个鬼头鬼脑的探哨,大队敌军没有来。”

????张铉沉默片刻,沉声道:“敬德,很抱歉!”

????尉迟恭愣住了,慢慢地,他咧开大嘴笑了起来,“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跟将军你去高句丽,俺从未打过仗,做梦都想啊!”

????张铉忍不住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,“没打过吗?好好想一想,在俱伦海救图勒之时。”

????尉迟恭的脸顿时红了,好在他皮肤黝黑加上夜色昏暗,看不出他脸红,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皮,呐呐说道:“那个不算,那个根本不是打仗!”

????张铉知道他其实是想安慰自己,不想让自己再说抱歉之类的话,张铉心中感到一阵温暖,笑着给他粗壮无比的胳膊上一拳,“记住了,今晚将是一场恶战,但先保住性命,然后打个痛快!”

????“俺娘子也是这样说!”

????就在这时,头上有士兵喊道:“将军,他们来了!”

????张铉蓦地站起身,翻身上马,对士兵们厉声喝道:“传令所有弟兄,准备战斗!”

????县城内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,所有士兵都投入到各自的作战位置。

????他们都有标准的隋军,每个人配备有弓箭和圆盾,还有一根长矛,以及一把战刀,此时所有的士兵都奔上墙城,张弓搭箭,准备给进攻的贼兵一次迎头痛击。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