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117章 初战成都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117章 初战成都

第0117章 初战成都2017-11-13 11:32:1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入夜,张铉大营内的士兵们并没有休息,他们集中在训练场上进行期待已久的夜战强训。

????一般军队并不会进行夜间作战,只要天色将晚都会鸣金收兵,但隋军和高句丽军之战却是灭国之战,是你死我活的战争,不会讲什么规则。

????即使到了夜间也不会轻易收兵,必然会血战到底,直到另一方崩溃为止,所以夜战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一步。

????宽阔的训练场上,两支各千余人军队列阵在南北两处,手执白蜡杆木矛和沉重的木刀,杀气腾腾地注视着对方。

????北面是张铉率领的第十六营,而南面却是宇文成都率领的第一营,第一营有三千人,今晚出战的只是其中一部分。

????宇文成都胯下魔麟兽,手中倒提凤翅鎏金镗,他统帅的第一营也是前军最精锐的队伍,是真正的隋军精锐,大部分人都参与过与吐谷浑的战争,宇文成都就是在那场战争中崛起。

????此时他目光冷漠,平静地打量数百步外的张铉,以及他所率领的这支刚刚崛起的军队,战争还未正式拉开,他们已经立下了两次大功,成为前军中最耀眼的新军。

????△↓

????张铉也默默望着远处的宇文成都,他曾经梦见过自己和宇文成都在战场上对垒,那是他刚刚入隋朝后不久,当他醒来后便觉得这是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????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不到一年的时间,他的梦想便成为了现实,此时他充满了与宇文成都一战的期待。

????远处的木台上,来护儿打量两支军队,见他们已整军就绪。便厉声下令道:“开始!”

????训练场上顿时鼓声大作,宇文成都和张铉同时下达了命令,两千名士兵齐声怒吼,从南北两面向训练场中奔跑而去。

????只片刻,两支军队轰然相撞,用木刀和木矛激烈的厮杀起来。尽管月光皎洁,洒满了一地的银辉,但要分清敌我还是有点困难,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十六营士兵的头盔上插着一支翎毛。

????宇文成都和张铉并不参与和士兵们的激战,他们只负责各自指挥军队作战,但他们仿佛心有灵犀一般,竟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侧面的空地上,宇文成都脸上露出一丝冷笑,一挥凤翅鎏金镗向张铉疾奔而去。张铉大喝一声,催马迎战而上。

????观战的所有将领都摇了摇头,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,宇文成都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猛将,一般大将敌不过他三个回合,名不见经传的张铉居然要挑战宇文成都,简直令人匪夷所思。

????连来护儿也忍不住对周法尚笑道:“德迈觉得张铉能抵挡多久?”

????周法尚举起五根手指,“最多五个回合!”

????“是吗?我觉得五个回合似乎还多了一点。三个回合就差不多了。”

????“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!”

????周法尚知道张铉曾一个回合便刺死高句丽大将渊武宁,还是有点本事。所以他认为张铉或许能抵挡五个回合,他期待地向训练场上望去。

????两匹战马越来越近,就在接近的一刹那,张铉双臂灌力于长戟,长戟一抖,竟然出现七个戟头。这是罗家枪的精华,一般是用稍软兵器才能实现,但张铉却用硬兵器青龙戟舞出了七个戟头,着实很罕见。

????连宇文成都也有了兴趣,不过一枪多头对他而言只是雕虫小技。他冷笑道:“居然还会罗家枪法,吃我一镗!”

????他毫不理会对方的七个戟头,两百斤的巨镗横扫,如一阵狂风般劈向张铉,这就是大道化简的道理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任何花哨的招式都毫无意义,只有用力量来对付力量。

????这时张铉也意识到了罗家枪法无用,长戟迅速改变了风格,他大喝一声,七个戟头消失,挺戟向宇文成都的凤翅鎏金镗压去。

????这却是紫阳戟法最精妙的戟卷式,任何兵器都会它的力量卷住,宇文成都也不例外,他的巨镗并没有和张铉的长戟相碰,但巨镗的方向却变了,变成了向右上方劈去。

????宇文成都脸色大变,脱口而出,“紫阳戟法!”

????张铉冷笑一声,“还算有点见识!”他长戟力量一收,向宇文成都的胸膛闪电般刺去。

????宇文成都轻视之心顿收,对方居然是用天下三大绝技的紫阳戟法,他不敢再小瞧,闪身躲过张铉一戟刺杀,两马交错,凤翅鎏金镗反手向张铉后脑拍去,张铉早已料到会有这一招,身体迅速俯身,巨大的镗头从他头顶上如疾风般扫过。

????“来得好!”

????宇文成都大喊一声,抖擞精神和张铉激战在一起,张铉使出浑身解数,将紫阳戟法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????他长戟加重为九十斤,但宇文成都的凤翅鎏金镗却重两百斤,两人力量相差太远,他只能发挥紫阳戟法中独步天下的戟卷式,不断分解宇文成都的力量,眨眼间他们便激战了十个回合。

????训练场两边,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,张铉居然和天下第一猛将激战了十个回合,简直不可思议。

????连来护儿也忍不住慨然长叹,他只能抵抗宇文成都五个回合,这个张铉竟然和宇文成都激战了十个回合,令他不得不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,大隋年轻猛将辈出,自己已经老了。

????宇文成都终于被激怒了,他出师十年,还从未遇到过和对方激战十个回合而兵器不相碰的情形。

????这时,宇文成都已经找到了张铉的漏洞,戟卷式是天下最厉害的牵引之术,本身没有任何破绽,但张铉经验不足,戟卷式运用得并不完美,他不能随心所欲地将对方兵器牵引到任何方向,宇文成都便找到了破解之法。

????他大喝一声,“再接我一镗!”

????凤翅鎏金镗斜劈而至,如一片乌云飞来,力量凌厉之极,但他的目标却不是张铉。而是张铉的战马,如果张铉再改变镗头方向,那么他自己就难保了。

????这一镗角度太刁钻,张铉已经无法再化解,他只得大喊一声,咬牙挥戟迎击。只听‘当!’一声巨响,镗戟终于重重相撞在一起。

????张铉只觉手臂仿佛断掉一般,长戟向后飞去,他左手脱杆,右臂勉强抓住了戟杆尾,使长戟没有被震飞,战马被震得连退十几步,稀溜溜一声暴叫,前蹄高高扬起。

????张铉左手一把抓住了缰绳。身体紧紧伏在马背上,他只觉得胸腹中俨如翻天覆地一般,嗓子一甜,一口鲜血差点吐出来。

????宇文成都也被震得连退五六步,双臂一阵发麻,竟然短暂失去了知觉,他心中惊讶异常,对方居然接下了自己一镗。居然也有如此强悍的力量,完全不亚于杨玄感。

????两人已相距十几步。宇文成都单臂举起巨镗一指张铉,冷冷问道:“还要继续再战吗?”

????张铉慢慢调整了胸中的气闷,他已知道自己和宇文成都相差太远,不是赌气斗狠就能成功,他轻轻摆了摆手,表示自己认输。宇文成都深深看了他一眼,调转马头向后阵奔去。

????夜渐渐深了,来护儿的大帐内灯光依然明亮,大帐内,来护儿正背着手来回踱步。作为这次攻打高句丽的主帅,来护儿肩上的压力极大,尽管名义上他只是前军,但事实上,圣上已经把攻下平壤的重任交给了他。

????他只有三万军队,而高句丽至少还有五到六万军队,两倍于自己,高句丽甚至还有一支五千人的骑兵,如果两军对垒,自己的胜算究竟有多大?

????以少胜多毕竟只是少数战例,以多胜少才是正常,来护儿并不想靠侥幸而获胜,他要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,需要做大量的准备才行,更重要是知己知彼。

????这时,来护儿若有所感,一回头,只见参谋军事李靖站在帐门口,“李参军有什么事吗?”来护儿问道。

????来护儿躬身行一礼,“卑职听闻大将军准备和高句丽军决战,不知时间定在何日?”

????“初步定在后日决战!”

????“那大将军觉得隋军有几分胜势?”

????来护儿心中一动,他曾听杨素夸奖过李靖的军事才能,说他知兵法,善谋略,李靖既然这样问自己,他必然是有想法,来护儿连忙道:“李参军请进来说话。”

????李靖笑着走进大帐,“大将军可愿听卑职一言?”

????“参军尽管直言。”

????李靖行一礼,不慌不忙道:“正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卑职今天下午又仔细盘问了被俘的权文寿,又审讯了一些高句丽士兵,卑职已经大概了解了平壤城中的情况,对此,卑职心中有一个初步的作战想法。”

????来护儿精神一振,“参军请说,我愿洗耳恭听!”

????李靖语速很慢,表示他已经历了深思熟虑,每一个细节都进行了推敲。

????“权文寿说,平壤城中可用兵力为五万三千人,这是在役兵力,但卑职又询问了平壤城的兵甲库存情况,估计有八到十万套之多,而且从三年前开始,高句丽就推行了全民皆兵的计划,所有十六岁以上男子都参加了军事训练,所以在危机时刻,他们至少能迅速再动员八万兵力投入战斗,我们的敌人就不止五万军队,而是十三万之多。”

????来护儿默默点头,这一点他也隐隐想到了,却没有像李靖看得这样透彻,他叹了口气,“参军请继续说。”

????李靖又道:“卑职说一句不太恭敬的话,朝廷在高句丽的军事战略上连续犯下错误,先是过于看重,动用百万大军,现在又过于轻敌,只用三万军来攻打平壤,如果后天决战时没有出奇制胜之策,那这一战我们凶多吉少。”

????来护儿苦笑一声,“就算后天停战我们又能如何?圣上可是明确告诉过我,不会给我追加兵力,我又怎么战胜对方?”

????李靖微微一笑,“大将军不必烦恼,我有一策,至少可以为我们增加一倍的兵力。”

????...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