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093章 卢府寿宴(五)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093章 卢府寿宴(五)

第0093章 卢府寿宴(五)2017-11-13 11:31:4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罗成匆匆赶到后宅母亲所住的院子,一进房间,才发现父亲也坐在一旁,满脸阴沉,罗成心中叹息,看来父亲也一定是为了张铉之事。¢£,

????他只得硬着头皮跪下行礼,“孩儿参见父亲大人,母亲大人!”

????罗成母亲卢氏看了一眼丈夫,低声提醒道:“子延”言外之意,希望他不要严责儿子。

????罗艺也是出生将门世家,年轻时也和儿子罗成一样长得英武俊朗,当时他父亲罗荣在渔阳郡为军使,和卢慎关系极好,两家便结下了儿女姻亲。

????但罗成也是只是容貌和父亲相似,他的性格却随母亲,和父亲大不一样,罗艺为人狡黠,刚愎自用,而且做事不择手段,不过他掩饰得非常好,连他自己的妻儿都没能看出来。

????罗艺不露声色,冷冷道:“张铉之事,你应该知道了吧!”

????“启禀父亲,孩儿觉得这件事错不在元鼎,不能责怪他。”

????“我很清楚这件事的是非曲直,他一个小小的侍卫,怎么惹得起堂堂大将军,但我只关心结果,我也不会拿他怎么样,但我希望他今天就搬出罗府。”

????“父亲,这怎么可以!”罗成急了起来,现在不光卢府赶人,连自己父亲也要赶人,这太过分了。

????“没有什么可不可以的问题,我才是一家之主,这当然由我说了算,我只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给你说一说,找个委婉的借口请他走吧!至于钱财方面不是问题,可以给他点补偿。”

????罗成深深吸口气道:“可父亲让孩儿怎么开得了这个口,是我把他请来,现在又要我赶他走,我做不到!”

????“孽障!”

????罗艺重重一拍桌子。“你敢和我顶嘴!”

????旁边卢夫人急道:“玉郎,不如这样,你不是下月要去襄阳探望祖父吗?索性就提前走,请张公子和你一起走,如果他愿意,就和你一去去襄阳走一走。”

????卢夫人又问丈夫。“子延,你看这样行不行?”

????罗艺知道儿子的脾气,又臭又犟,来硬的他未必肯听,也罢!只要张铉离开罗府就行,宇文述未必知道他的去向,罗艺便捋须对罗成道:“我就看在你母亲的面上让一步,你可以带他去襄阳,最迟明天一早必须离去。”

????罗成低头不语。但他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,否则父亲根本不用通过自己,只要派人给张铉暗示一下,以张铉的性格,他立刻就会离去,那样的话,他和张铉交情就算完了。

????“好吧!就这样。”

????罗成答应一声,转身就快步离去。罗艺捋须望着他走远,不由暗暗骂道:“臭小子。一点官场头脑都没有!”

????“表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????罗成刚刚走出院门,便遇到了表妹卢芸,卢芸是卢仪的小女儿,今年只有十四岁,从小她就喜欢表兄罗成。这两年情窦初开,一颗心便紧紧拴在了罗成身上。

????罗成心烦意乱,这个小丫头又跑来缠他,他低喝一声,“别烦我!”

????他一丢手。甩开了表妹,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院走去,卢芸呆了一下,望表哥远去的背影,她眼睛顿时红了起来。

????“芸妹,玉郎怎么了?”身边传来堂姐卢清的声音。

????卢芸委屈万分,扑进堂姐怀中哭了起来,卢清抚摸堂妹的头发笑道:“你的玉郎哥哥好像很心烦,这个时候你就别去惹他了。”

????“本来我想安慰他,替他出出主意,怎么对付宇文大将军,可他却不理人家。”卢芸抽抽噎噎道。

????“你又跑去偷听了,当心姑母生气。”

????“我也是一番好心,清姊,要不我们帮帮表哥吧!”卢芸摇着阿姊的手臂央求道。

????卢清轻轻摇头,不用说,这个宇文大将军一定就是宇文述了,听说这个宇文述骄横跋扈,惹到了他也真是不幸,只是卢家也未免太势利了。

????“我们连什么事都不知道,怎么帮他?”

????“我知道,我刚才听见了,好像是表哥的朋友招惹了什么宇文大将军,卢府要赶他出去。”

????卢清笑了起来,“真是傻丫头,府里至少有几百客人,他的朋友叫什么,长什么样子,我们都不知道,怎么帮?”

????“好像姓张,对了,叫做张铉!”

????卢清顿时像雷击一样呆住了,芸妹几次问她,她都恍如不觉,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‘原来他在这里!原来他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。’

????“清姊,你怎么了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????卢芸见阿姊像傻了一样,心中大急,拼命摇她的手臂,卢清终于反应过来,她紧咬嘴唇道:“我去找祖父。”

????“阿姊去找祖父做什么?”

????“我要让要祖父知道,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!”

????卢老爷子的寿礼在申时正,也就是下午四点正式开始,卢慎被请到大堂,端坐在巨大的寿字之下,众宾客依次上前给他行礼祝寿,气氛异常热烈,祝寿时间不长,接下来便是盛大的寿宴,这才是重头戏。

????卢氏家族为筹办这次寿宴下了血本,将蓟县城内十家最好的酒肆都包下来,专门供应寿宴酒菜,只可惜卢家没有宽大的殿堂,不能让所有宾客都坐在一起,只能分到中堂东院和西院三处地方摆宴。

????中堂约五十余人,全是朝廷的显贵高官,单人独座,每人身边都有一名侍女伺候,众人济济一堂,觥筹交错,堂内一队舞姬正翩翩起舞,丝竹声声,笑语不断。

????东院坐的是名门世家的家主或者代表,以及各地方高官,大约有近百人,每两人坐一桌,但酒菜却是各自分开。

????剩下的人都坐西院,因此西院的人也是最多。主要以家眷和各大世家年轻子弟为主,足有两三百人,基本上四人一桌,男女分开入席,由于厅堂太小,大部分人都坐在院子里。不过天气炎热,坐在院子里凉风习习,倒颇有一种野餐的韵味。

????张铉被安排坐在西北角一个几乎不被人注意的角落,所有人都是四人桌,唯独他是单人桌,卢家也是煞费苦心,既不能赶他走,也不能让宇文述不满,只能用这种冷待的办法。

????罗成是卢老爷子的外孙。他有特殊的安排,被安排在东院和几名大将军坐在一起,罗艺希望借这个机会让儿子认识一下朝中高官。

????罗成很歉疚地陪张铉坐了一会儿,张铉笑道:“这点小事情就不用歉疚了,我还不至于承受不起,去吧!别冷落了客人。”

????“那就委屈兄长了,小弟后来再陪罪。”罗成行一礼,便起身回东院去了。

????张铉不慌不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打量周围一圈,他的左面和后面都是院墙。而在他前面也有一张桌子,围坐着四名年轻子弟,虽然不知他们在谈论什么,但张铉也猜得到,只见他们不时悄悄瞥向自己,挤眉弄眼。乐不可支。

????张铉懒得理会他们,目光又投向右边,眉头却微微一皱,在他右面不远处是女眷的席位,一共有三十几桌。莺莺燕燕,笑声不断,坐满了浓妆艳抹的贵妇,一阵阵浓烈的香气随风飘来,完全取代了酒菜的香味,这才是让张铉头疼的地方。

????这时,又是一股怪异的浓香飘来,有种水果发酵的味道,尤其空气中还飘散着细细的香粉,直钻他的鼻孔,张铉放下酒杯,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,连忙厌恶地用手扇去扑面的香粉。

????他身后却传来一声轻笑,张铉回头,只见右上首十几步外,原本空着的一张座位上不知几时来了一名年轻的小娘,他立刻认了出来,正是下午在荷花院遇到的卢芸。

????‘那卢清呢?’

????张铉心中怦怦跳了起来,这两姐妹一直在一起,怎么现在分开了,难道是因为自己吗?

????卢芸的坐位本应在内院,但卢芸绝顶聪明,她发现清姊提到张铉这个名字就有异样,便隐隐猜到清姊可能和这个张铉认识。

????卢芸换了一身鲜艳的红裙,显得她更加乖巧可爱,她端一杯酒好奇地凑上前,“你就是张铉?”

????“我知道你,你是罗成的表妹,他总是向我提到你。”

????“是吗?”

????卢芸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急问道:“他怎么说我?”

????张铉见她眼睛充满期待,也不忍打击她,便笑道:“他说自己有两个美貌可爱的表妹,一个叫做卢芸,一个叫做叫做”

????“叫做卢清——”

????卢芸笑嘻嘻道:“想问就直接问,别变着法子来打听。”

????张铉有点尴尬,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这么精明,他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卢芸叹口气又道:“清姊被大伯骂了一顿,躲在自己房间里哭呢!”

????“为什么?”张铉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????“还不是因为你吗?她以为你要被卢家赶出去,所以去找祖父说情,结果半路上遇到了大伯,和大伯争论起来,就被大伯骂了一顿,我也不知他们在说什么。”

????卢芸眼睛里充满兴奋和好奇,对清姊的关心远远超过了她自己,她压低声音笑道:“你放心,我绝不会说出去,你能不能告诉我,你和清姊是怎么认识的?”

????张铉压根就没有听她在说什么,他心中依旧沉浸在感动之中,卢清并没有忘记自己,她还是那么关心着自己,这时,张铉忽有所感,猛地回头望去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