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0085章 情到深处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0085章 情到深处

第0085章 情到深处2017-11-13 11:31:30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过了好久,张铉才平静下来,他不好意思地放开卢清,脸上一阵阵发热,尴尬地笑道:“你继续休息,我去外面替你放哨,保证不会再有问题。小说WWW.しWXS520. COM”

????“不要!”

????卢清拉住了他的手,哀求地望着他,“你别走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

????“好吧!咱们就挤一挤。”

????张铉笑着在她身边坐下,卢清很自然地将头枕在他肩上,“公子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“我真是糊涂了,我单名铉,据说铉是托鼎的之器,所以字叫元鼎。”

????“元鼎这个字很好,我二哥叫庆元,也有一个元字。”

????卢清轻轻抿一下嘴唇,小声问道:“张大哥,你父母在老家吗?”

????“我父母在我很小就去世了,是祖母把我抚养大,三年前她老人家也去世了,我已经没有亲人了。”

????“哦!对不起。”

????“没事,我早已习惯了。”

????这时,张铉沉吟一下又问道:“卢姑娘或者卢姑娘的父亲在卢家庄有对头吗?“

????“你为什么会这样问?”卢清不解地望着张铉。

????“我只是觉得卢明月遇到姑娘不会是巧合,这应该是有预谋。”

????“怎么会是预谋?”

????张铉淡淡道:“卢明月不会去袭击卢家庄,要动手他早就动手了,不会等到现在,我看得出来,他们明显是在山道上埋伏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姑娘要来,他埋伏又有什么意义?”

????张铉的分析很有道理,卢清细细一想。是自己二叔说父亲有急事,催促自己赶去县城,而且只配一个护卫家丁,这完全不合道理,走小路也是车夫坚持。按理他们应该走大路才对。

????难道是........

????卢清不敢再想下去,连连摇头,“不可能!”

????张铉也知道真相一向都是很残酷,当初他在客栈遇到卢仪和卢明月,他们恐怕那时就已经策划了这次绑架行动。

????不过卢明月为什么要刺杀幽州都督郭绚,卢仪和幽州都督又有什么关系。这里面必然另有隐情,他也不再多说,笑笑道:“或许真是巧合,姑娘不要多想了。”

????卢清幽幽叹了口气,如果连自己的亲二叔都靠不住。那天下还有几个人靠得住?

????她想到了身边的年轻男子,虽然和自己呆的时间很短,但她却感觉到他对自己那种生死不渝的坚持,仿佛他们已经生活了几十年,这是一个让她能依靠,给她安全感的男子。

????她默默克制着内心的激动,身体却不由自主靠向了张铉,似乎渴望从他那里再获得一些依靠。

????张铉感觉身后石壁有点凉。便伸手搂住她的肩膀,让她靠在自己手臂上,卢清却会错了意。慢慢依偎在他怀中,她抬起头,一双美眸深情地注视着他。

????张铉只觉头脑里‘嗡!’的一声,仿佛一股电流传遍了他全身,他头脑一片混沌,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攫住了他的全部身心。他一点点低下了头.......

????卢清心中羞涩之极,但她却没有推开张铉。而是慢慢闭了眼睛,红唇微微张开。但就在这时,张铉脑海里变成清明起来,出现了一个英姿矫健的少女身影。

????他蓦然想起了辛羽。

????张铉猛地抬起头,头重重地撞在后面石壁上,卢清的身体慢慢变得僵硬了,她的心仿佛坠下了深渊,微闭的双眸里渗出两颗晶莹的泪水。

????张铉站起身走出了石洞,他的心中痛苦得像有一只凶狠的甲虫在啃噬,他狠狠一拳砸在了泥土里,他生命已经有了一个女人,但他却又爱上了另一个女孩。

????这时,卢清出现他身后,从后面紧紧抱住他的腰,无声饮泣道:“原来你已经知道了!”

????“知道什么?”张铉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
????“我其实已经许配了人家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张铉蓦地转身,怔怔地望着她,“我不知道,你许配给了谁?”

????卢清低下头,悲哀地说道:“范阳卢氏和博陵崔氏百年来互为联姻,我的长兄迎娶崔氏嫡长女,我是父亲长女,也必须嫁给崔氏的家主继承人,这是崔卢两家百年前就定下的规矩。”

????“崔家继承人是谁,定下来了吗?”

????卢清摇了摇头,“博陵崔氏嫡长子叫做崔幼林,但他八岁时就不幸染病而亡,听说崔氏内部几房嫡系都在争夺家主继承人之位,我也不知会是谁?”

????“但只是一条百年规矩对吗?你根本就没有和任何人有过什么订婚,我说的没错吧!”

????“是这样!但卢崔两家绝不会破坏百年规矩,张大哥,我既为父亲长女,我真的身不由己。”

????“什么狗屁规矩!”

????张铉怒道:“假如对方是个白痴,你也要嫁给他吗?假如对方是个病痨子,你也要嫁给他?”

????“我当然不愿意!可是……除非我死了,否则谁也撼动不了,你知道吗?我母亲的娘家就是博陵崔氏。”

????说到这,卢清扑进张铉的怀中痛哭起来,从前她茫然不知,但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人,再也容不下任何人。

????张铉也慢慢冷静下来,他很清楚世家之间的联姻,魏晋南北朝,世家屹立数百年而不倒,根本原因就是他们结成了强有力的利益联盟,形成了庞大势力,而联姻就是这种利益联盟的基础,卢清作为卢氏家主的长女,他又岂能置之身外。

????小到家族,大到国家,婚姻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,古今中外,无不如此。

????卢清哽咽着声音说道:“我只恨自己不能生在普通人家,或许我还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可偏偏是博陵崔氏,他们是河北乃至天下第一名门世家。家族规矩出了名的森严,卢家名望又在它之下,我哪里还有选择余地?”

????“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张铉轻轻叹了口气道。

????“有!”

????卢清抬起头,泪眼朦胧地望着张铉,一双美眸变得异常明亮。

????“你带我走!他们以为我被乱匪抓走。就会以为我死了,这条规矩对我就不存在了。”

????这个想法张铉已经有过了,但随即消失,太不现实了,他轻轻抚摸卢清的秀发。

????“你跟我走,你父母怎么办?你能丢下他们吗?还有你的家族。所有的一切都要放弃了.....”

????卢清一下子愣住了,她眼中慢慢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痛苦,她渴望跟张铉走,但父母亲情又让她难以割舍,父母以为她死了。那对他们是何等打击。

????她伏在张铉怀中一言不发,泪水悄然湿透了张铉的衣襟。

????张铉搂紧她削瘦的双肩,柔声劝慰她道:“先不要伤心,我想应该还有办法,你先告诉我,崔家家主继承人已经定下来了吗?”

????卢清慢慢平静下来,她低声道:“我听母亲说过,崔家家主继承人必须在大祭中由全族来决定。崔家大祭三年一次,去年大祭几房嫡系激烈争夺继承者之位,结果不欢而散。下一次大祭要在两年后才举行。”

????张铉注视着她,“如果两年后还是决定不了,那岂不是要耽误你的终身?”

????“我父亲也这样说!”

????卢清轻轻叹了口气,“我父亲说两年后我就十七岁了,不能再拖,如果崔家两年后还定不下家主继承者。他就考虑把我许给别的人家。”

????说到这,卢清心中忽然对崔家生出一种刻骨的痛恨。她清澈的眼睛射出愤怒之色,“我痛恨这个百年规矩。痛恨崔家,痛恨所有的世家联姻,就是这种联姻害我今天明明看见了幸福也不能得到。”

????张铉将卢清紧紧拥入自己怀中,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,自言自语道:“只要崔家两年后还是决定不了家主继承人,你就可以摆脱这个所谓的百年规矩了。”

????........

????天渐渐亮了,张铉先醒来,他慢慢睁开了眼睛,洞内很昏暗,一块大石堵住了洞口,从四周缝隙射入大片光线。

????张铉又低下头,爱怜地注视着依偎在他怀中睡得香甜的卢清,他小心摸了摸她的额头,唯恐将她惊醒,卢清已完全退烧了,体温也恢复了正常,只是数日奔逃使她容颜有点清减,不过她依然是那么娇艳动人。

????张铉见她眼角泪痕未干,便用手轻轻替她擦去泪痕,又爱怜地抚摸她秀丽的脸庞,数日相濡以沫的朝夕相处,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善良聪明的女孩,只是他们之间有一根看不见的线各自拉扯着彼此,使他们尽管心心相印,却又无法走到一起。

????张铉的心中又痛了起来,他压制住了内心的伤痛,无论如何,他必须要把卢清平安送到她家人身边。

????卢清大病初愈,需要足够的休息才能恢复健康,张铉不忍惊醒她,他小心地将自己衣服替她裹紧,慢慢起身,推开大石走出了山洞。

????山洞外阳光灿烂,鸟语声声,空气格外清新,张铉长长伸个懒腰,快步向山下一条小溪走去,张铉在溪边喝足清水,又洗了脸,这时,他忽然发现远处有一个黑影晃动,他暗吃一惊,拔刀站起身.......

????就在张铉刚走没有多久,卢清也慢慢睁开眼,她根本就没有睡着,昨晚她做了一个噩梦,梦见她和张铉在路上奔逃,后面有无数人在追赶他们,有卢明月和他凶恶的手下,有大群崔氏族人,甚至还有她的父亲,他们拿着刀和绳子,要把他们抓回去吊死,他们拼命逃,前方的路却似乎永远没有尽头......

????卢清闭上了眼睛,泪水忍不住又蓄满了双眸,她是那么深爱着张铉,偏偏上苍却又是那么残酷,用一个世家长女的身份束缚着她.......

????她多么希望张铉不要离开,就像刚才那样永远搂着自己,一直到天荒地老,可是他却离去了。

????这时,外面传来的张铉的笑声,她心中一怔,连忙擦去眼泪,起身走出了山洞,只见张铉顺着山坡走来,后面居然牵着一头毛驴。

????卢清不禁又惊又喜,连忙迎了上来,“张大哥,这是哪里来的毛驴?”

????“刚才在溪边,发现这家伙也在喝水,我就请它上来做客了。”

????“万一它主人找它怎么办?”卢清担心地问道。

????“没有主人,我爬上大树看了一圈,周围数里外没有人,你看它这么害怕,估计离开主人也好久了。”

????张铉轻轻拍了拍毛驴笑道:“这下你可有脚力了。”

????张铉感觉卢清有点不太高兴,便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????卢清小嘴一撅,“可人家....人家还是喜欢骑你这头毛驴,怎么办?”

????卢清忽然发现自己话中有语病,顿时脸羞得通红,张铉大笑,“等将来有一天,我会让你骑个够!”

????卢清美眸亮了起来,她低下头小声问道:“你此话当真?”

????张铉将她拥入怀中,吻了吻她的额头,郑重对她道:“这是一个承诺,不是还有两年时间吗?一切都可以改变。”

????“我会等你......一辈子等你!”卢清将脸藏在他怀中,声音比蚊子还小。

????仿佛所有的病痛都在一瞬间离开卢清而去,她又恢复春天般的生机,甜美的笑声如银铃般在山坡上回响,“大毛驴好好照顾小毛驴,等我去洗漱一下,我们就出发!”

????张铉望着她的俏影走下山坡,他仰头向天空长长吐了口气,发现天空竟然是如此之蓝,云朵是如此雪白。

????.........

????有了毛驴代步,他们的回程顺利得多,路上再没有遇到卢明月的乱匪,黄昏时分,他们终于抵达了卢氏山庄外的小河边,前面就是进山庄的小桥,分手的时刻终于来了。

????“张大哥,你不跟我进去了吗?”望着停住脚步的张铉,卢清悲伤地望着他。

????张铉摇了摇头,“你快去吧!你母亲一定很担心你。”

????远处,几名孩童跑上了小桥,指着这边惊喜大喊:“是清姐姐回来了!”

????张铉深深吸一口气,转身大步离去。

????“张大哥,你等一等!”后面卢清的喊声里充满了绝望。

????张铉却不回头,越走越快,渐渐走远了,卢清追了几步,弯腰大喊:“张大哥,你答应过我的承诺,我会等你.....”

????卢清声音哽咽,她早已泪流满面,终于忍不住掩面失声痛哭起来,这一刻,她觉得生命的一切都离她而去了。

????迎着风,张铉的泪水同样流满了脸庞。

????........(未完待续)>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