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880章 河渠竣工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880章 河渠竣工

第880章 河渠竣工2017-11-13 11:49:35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既然郑善果被贬黜的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卢楚一案,那么要求祖父退仕又是什么原因?”裴弘心中还是有点不甘。

????裴矩半晌才缓缓道:“其实答案我已经告诉你了,你自己想想吧!”

????裴弘低头沉思片刻道:“是不是因为卢家?”

????裴矩对孙子举一反三的能力非常赞赏,他点点头道:“张铉是一个极为擅长平衡之人,懂得妥协之道,去年他为了打击河北士族集团而贬黜了卢倬和崔焕,还有在科举上的偏向,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引起了河北士族的普遍不满,你也应该看得出来,朝廷中河北籍的高官已经不多了,而这次设立尚书仆射又剥夺了李寿节升为尚书左仆射的机会,这势必会引发河北士族的更加不满。

????尤其是卢家,卢清是王妃,致致只是偏妃,这种卢上裴下的格局反映在朝廷中也应该一致,但事实上朝廷是裴上卢下,之前是因为致致尚无子嗣,所以卢家还不在意,现在致致怀了身孕,情况就变得更敏感了,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,就会使北隋陷入事实上的分裂,这个时候张铉就需要平衡,在这次多相制的改革中进行新的平衡,我告老还乡也就顺理成章了。”

????裴弘毕竟也是高官,他沉思片刻道:“可孙儿觉得齐王殿下并没有打算让祖父退仕,而且河北士族的不满和祖父并没有直接关系,会不会是祖父想得太多,事实上就是因为卢楚一案的缘故,齐王殿下才对祖父有些不满,这个时候孙儿觉得祖父应该先去和齐王沟通一下,而不应该忙于告老还乡,请祖父恕孙儿直言!”

????裴矩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他当然不想告老还乡,在新朝开国之时,他的退让必然会影响到裴家的百年利益,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郑家,站位错误导致整个家族输得干干净净。

????“你说得不错,我是应该先和张铉好好谈一谈。”

????裴弘又低声道:“孙儿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
????“什么请求?”

????“祖父能不能不要直呼齐王之名,毕竟他是君上,作为臣下应该尊重。”

????裴矩望着眼前的长孙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

????中元节已过,天气依旧炎热难熬,张铉返回中都已经三个月了,生活变得很平淡,但唯一让人期待的是裴致致有了身孕。

????任何有关齐王子嗣的消息都是大事,尤其对于裴家,这更是一件让他们想入非非的惊喜之事,如果裴致致诞下儿子,会不会有一天裴家的外孙能够君临天下呢?

????消息迅速在朝野流传,很多官员都在猜测,张铉这个孩子会是儿子还是女儿?

????不过齐王府内却很平静,没有受到外界的任何影响。

????一早,卢清来到了裴致致的院子里,裴致致正坐在房内休息,有丫鬟在门口禀报,“夫人来了。”

????裴致致正要起身,卢清走到门口笑道:“千万别动!”

????裴致致只得坐下,笑道:“这么热的天,大姐怎么来了?”

????卢清走进房间,在她对面坐下,打量一下她的脸色笑问道:“听说昨晚你不太舒服?”

????裴致致脸一红,“没事,就是有点胸闷,后半夜就好了,是小蛮告诉大姐的?”

????“你别怪她,是我特地嘱咐的,你有什么不舒服时要立刻禀报我,她还是慢了一点,在天亮才告诉我。”

????“大姐也要休息,这种小事怎么能好意思打扰大姐。”

????卢清摇了摇头,“四妹,大姐是过来人,身孕在三个月前最要当心,保胎是首要之事,任何不舒服都不能轻视,还有六个月以后也要小心保养,你二姐当初七个月小产,就是因为”

????卢清脸微微一红,有点说不下去,裴致致有了身孕,对这种事情极有兴趣,连忙追问:“二姐当时是因为什么?”

????卢清没有回答她,却道:“三个月前和六个月后都绝不能进行房事,这点你要谨记!”

????裴致致有点明白过来,俏脸也跟着一红,喃喃道:“小妹知道了。”

????裴致致是个绝顶聪明的女子,她知道大姐是在委婉地提醒她,昨天她娇缠着丈夫在她这里过了一夜,肚子不舒服她也不敢说出来,忍受了半夜,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。

????卢清不再多言,又关切地问道:“你真的没关系吗?我还是找御医来看了一看。”

????“不要!”

????裴致致连忙摆手,“大姐,我真的没事了,只是稍有点疲惫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????“那就好!”

????卢清握着她的手又笑道:“你保养身体要紧,府中事务我就先替你接过来,等你身体好了,我再交给你。”

????裴致致负责掌管府中钱财开支,每天都要看大帐房送来的帐卷,确实让她消耗精力,苦不堪言,只是她生性要强,一直咬牙坚持着,直到今天大姐才终于提出这件事,她心中顿时一松,竟脱口而出,“多谢大姐!”

????话说出口,她立刻意识到自己不该如此推脱,又连忙改口道:“其实也没有关系,一点小事,小妹顶得住!”

????卢清叹了口气,“我早就该让你休息了,直到今天才想起这事,是我的责任,四妹,你就别犟了。”

????裴致致只得低头不语,片刻,她岔开话题问道:“将军今天出去了?”

????“嗯!他天不亮就出城了,新河这两天竣工,几乎一半的朝臣都去了。”

????“听说新河竣工,我们就可以直接坐船去江南了,是吗?”

????“说傻话了,难道以前不可以吗?”

????“不是!我是说坐大船,那样我就不晕船了,你知道坐小船我很难受。”

????卢清知道她有点晕船,便笑道:“这倒也是,春天时可以坐船去南方走走,确实很方便,整天呆在家中,也烦闷得慌!”

????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走走?”裴致致惊喜地问道。

????卢清也知道出去走走对裴致致有好处,尤其坐大船和在家中其实没有区别,不会影响胎儿,但致致的心情却会很好,对腹中的孩子也有好处,她笑了笑道:“回头我和将军商量一下,让他给我们安排。”

????两人又说了几句,卢清便不再打扰她休息,告辞离去了,裴致致却开始盘算坐船出去游玩的日子,天天住在府中,也着实将她闷坏了。

????卢清刚走出院子,一名小丫鬟跑来道:“夫人,广陵公主来了。”

????“她在后湖码头吗?”卢清笑问道。

????“不是,她在王府大门处。”

????卢清愣住了,杨吉儿怎么会从府门进来,她不及思索,连忙向大门处走去,走到外堂院子里,只见杨吉儿迎面走来,她穿着一身平民女子的衣裙,后肩还背着一个小包袱,脸上分明有哭过的痕迹。

????卢清心中惊疑,连忙迎上前问道。“吉儿,怎么了?”

????杨吉儿红着眼睛道:“我和母亲吵架了,清姐,我想在你这里住几天。”

????中都城北有洹水和百里外的永济渠相连,但洹水年久淤堵,河道狭窄,最多只能航行千石船只,千石以上的大船就只能停泊在百里外的永济渠了,为了疏通这条中都的主干河道,从去年冬天开始,朝廷投入五十万贯钱,雇佣两万劳工疏浚河道,经过大半年紧张施工,这两天终于要大功告成。

????这不仅是中都民众的大事,也关系到整个中都的兴盛,这就意味着像横洋舟那样的巨船也能直接停泊在中都城下,而不用像从前一样停泊在百里外的永济渠中,从天下各地运来的货物将使中都变成天下第一富裕之城。 △≧△≧

????中都朝廷也极为重视此事,在摄政王张铉的率领下,近一半的官员都赶来参加竣工祭奠。

????这次疏浚洹水,不仅仅是扩大了航道,还彻底锁住了洹水数百年因淤堵而造成的水患,劳工们在距离中都五十里处的一片低洼处围堰造湖,竟形成了一片数千亩的湖泊,水深超过两丈,可以停泊横洋舟和三千石战船,竣工祭奠就在湖边举行。

????湖边的空地上整齐地扎着数百顶帐篷,四周有数千名士兵护卫,在紧靠湖边搭建了一大木台,台上摆放着三牲,此时时辰未到,参加祭奠的官员都没有过来。

????张铉的王帐位于群帐中间,是一座占地约三亩的复帐,外形俨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倒扣在草地上,大帐内铺着厚厚的地毯,大帐内十分安静,张铉负手在帐内来回踱步,旁边不远处坐着裴矩。

????裴矩脸色苍白,平静如水,他今天是想借这个机会和张铉开诚布公地谈一谈,他已经很坦然地承认了卢楚一案是自己的策划,愿意接受任何惩处。

????但张铉却显得有一丝烦躁,没有了往日的冷静,他在尽力克制着内心的怒火,有的事情就是这样,不能说出来,一旦说出来就不好办了,张铉已经猜到卢楚案背后有裴家的手脚,但裴矩现在却坦然承认,使张铉一直压抑着的怒火陡然发作了。

????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张铉负手望着帐顶,脸色阴沉如水,他的怒火不会表现在外,但冰冷的语气足以显示出他内心的不满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