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850章 心如毒蝎-江山战图 亚博体育怎么下载app,亚博国际平台手机端下载,亚博app官方下载—亚博娱乐平台注册

江山战图

第850章 心如毒蝎

第850章 心如毒蝎2017-11-13 11:48:52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这时,兵部侍郎赵慈景道:“陈相国的皮筏方案兵部可以考虑,但峡道一带的长江水流湍急,暗礁众多,皮筏子很容易被暗礁撕裂,恐怕不太适合长江上航运。”

????陈叔达笑道:“赵侍郎只知其一,却不知其二,峡道一带的长江虽然水流湍急,礁石众多,但基本上都是明礁,没有暗礁,对于江面上航行的木船却影响很大,容易触礁撞碎,但另一方面,长年的水流冲刷使礁石变得十分圆润,没有锋利锐角,不用担心皮筏被撕裂,况且皮筏本身弹力很好,如果我们再加牛皮覆盖,完全不用担心触礁撞沉,我认为可以适用于长江。”

????话说到这个份上,大家也不好再反驳了,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天子李渊,李渊沉吟片刻道:“远水难解近渴,蜀中的民船已征用殆尽,关中的小船也送不去巴蜀,但前方确实需要运输粮食,朕觉得可以试一试,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,这件事就由兵部来执行,要抓紧时间!”

????赵慈景连忙躬身施礼,“微臣遵旨!”

????李渊回到御书房,不多时,太子李建成也跟了进来,“父皇找儿臣有事吗?”

????“你先坐下!”

????父子二人坐下,李渊喝了口茶,对李建成道:“你对东征目前的局势怎么看?”

????李建成沉默片刻道:“儿臣认为控制住荆州和江夏郡是关键,萧铣是否剿灭其实并不重要,留下他反而使我们和隋军之间多了一道缓冲。”

????“你这样说,是因为我们攻灭萧铣已经不太现实了吗?”

????“有一点这方面的原因,但儿臣还是觉得江夏郡的矿山更重要。”

????李渊点了点头,”这件事朕会责令你二弟去妥善处理,今天朕找你来,是另外有一件重要之事。”

????“请父皇训示!”

????李渊对长子谦虚的态度很满意,便笑道:“这件事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这样说吧!朕想让你去太原。”

????“儿臣遵旨!”

????李渊有点奇怪地看了看长子,他知道长子一定误会,以为自己是让他太原犒军,李渊摇摇头,“你没有明白朕的意思,朕是让你去对付刘武周,把你四弟换回来。”

????李建成一下子愣住了,原来是让自己去打刘武周,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。

????李渊叹口气道:“刘武周把我们拖得太久,最近朕看到几本御史台的上奏,当然说得很含蓄,说元吉在太原所为不符合他的身份,什么叫不符合他的身份,一定是他在太原胡作非为,如果是胡作非为倒也简单了,朕怀疑刘武周迟迟灭不掉并不是他有多强大,而是因为你四弟不得力。”

????李建成默默无语,其实他也有点怀疑刘武周迟迟灭不了是四弟在故意放纵,为了不调回长安,去年父亲想让孝恭取代四弟,结果四弟暗中指使并州士族联名上书,要求他留下,父皇还似乎被说服了,取消了调令,李建成知道父皇也不糊涂,只是父皇已经有出巴蜀东征之意,所以才暂时放弃了调动。

????但为什么现在父皇却想到把自己调去并州呢?

????李渊仿佛明白李建成的不解,缓缓道:“如果张铉要攻打萧铣是另一回事,如果他不打萧铣,那南方的战事就会渐渐平息,朕担心并州那边就会有争端了,虽然不会立刻就发生,但须未雨绸缪,我们必须解决刘武周了,不能再拖下去。”

????李渊负手走到窗前,怔怔地望着远处的天空,良久,他的声音变得十分悠远,又有一丝说不出的怨恨。

????“当初,窦威和独孤顺告诉我,天下虽然群雄并起,但不会有什么大的威胁,唐朝会很顺利兼并各路诸侯,最终统一天下,就算张铉也会归顺大唐,成为朕的臣下,但事实证明他们错了,而且错得离谱,张铉已成为我们最大的威胁,鹿死谁手尚为未可知,不知朕还能不能见到天下统一的那一天。”

????说到这,李渊长长叹了口气,目光中充满了惆怅

????鄱阳湖以西,豫章郡和九江郡的交界处,这里有一条狭窄的官道,从南向北,又呈九十度向西转弯,官道通往百里外的建昌县,但就在转弯处,又有一条支道,一直延伸到两里外的鄱阳湖边,那里是一座天然的码头,千石大船也能在那里直接靠岸。

????很多在鄱阳湖打渔的渔民就是从这处天然码头上岸,然后走支道回家,但这条支道却不是渔民所修,而是林士弘所筑,为了便于他从鄱阳湖中上岸。

????这天下午,几艘大船停泊在湖畔,三十几名亲兵护卫着林士弘快步走上了岸,另外两艘马船上牵下来数十匹战马。

????林士弘表情极为难看,似乎胸中的怒气即将爆发,导致他情绪不稳的原因并不是彭泽失守,而是他得到消息,他的三子和二女婿在军中意外身亡,原因是被隋军刺客所害,林士弘一听便炸了,简直是胡说八道,哪里军中主将被刺杀的道理,那些亲兵护卫都是吃干饭的吗?要杀也是杀他林士弘才对。

????二人绝对不是隋军所刺杀,而且林士弘越来越怀疑他们是被四子所害,理由很简单,四子林正彪为了夺取军权,越想这个可能性越大,越想林士弘心中的愤怒就难以抑制,他一定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,如果真是四子所为,那就休怪他不念父子之情。

????林士弘翻身上马,在三十名亲卫骑兵的护卫下,向西面建昌县方向疾奔而去。

????这一带由于是两郡交界处,人口稀少,地处偏僻,一路向西基本上看不到村落,只有靠近鄱阳湖边有座小渔村。

????战马疾奔,卷起滚滚黄尘,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和起伏的丘陵,林士弘咬紧嘴唇打马飞奔,他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建昌县大营。

????奔出三十里后,他们进入一条谷道,两边是陡峭的山峦,灌木丛生,怪石嶙峋,再向上则是大片原始森林。

????谷道长约三里,当他们奔出一里后,却不得不停住战马,前方一棵倒伏的大树拦住了去路。

????大树长约五六丈,树径两个人还抱不拢,林士弘不由抬头看了看山上,这棵大树应该是从山上滚下来,就在这时,林士弘忽然发现数十步外的灌木丛中有人影晃动。

????林士弘顿时惊得头皮发炸,“不好,有埋伏!”他大喊一声,调转马头便逃。

????但已经来不及,只听一声梆子响,两边灌木丛内出现了至少两千名弓弩手,他们乱箭齐发,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向林士弘和他的护卫,可怜一代枭雄竟死在乱箭之下,林士弘身中数百箭,被射得像刺猬一般,他所有亲兵连同战马都全部被乱箭射死。

????箭矢停止了,左边大石旁出现了将军吕飞的身影,而吕平则从右边大树背后走出,吕飞喝令左右,“去看看!”

????一名士兵飞奔下山,片刻禀报道:“启禀将军,全部死了。”

????兄弟二人交换一个眼色,他们完成了齐王交给他们的任务,吕平当即派两名心腹将林士弘的人头送去彭泽县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